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与督导
案例: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亚当与夏娃的案例分析——
 
    我们再来引用一段经文,并在后面尝试来分析其中辅导的意义:
    耶和华上帝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的果子吗?”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惟有园子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上帝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
    天起了凉风,耶和华上帝在园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听见上帝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藏耶和华上帝的面。耶和华上帝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他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耶和华说:“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那人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耶和华对女人说:“你作的是什么事呢?”女人说:“那蛇起诱我,我就吃了。”(创:3:1-13)
    我们读圣经,需要用心去读,用生命去读,用我们对生活的理解去读,读出圣经与我们的关系,让我们自己活在圣经的背景里,也让圣经活在我们的生活里。圣经是一座宝藏,我们不管从哪一条路进入它,探索它,都会发现我们生命所需的资源。圣经中的辅导资源是基督徒辅导者可以去发掘的,在以下的一段时间,我将沿着教牧辅导这条路线,跟大家一起去经历圣经,入山探宝,看看圣经为我们预备了一些什么。阐释这段经文的时候,我从中挑出一些句子,它们像一道道密室的门,向我们打开……
 
“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
    在我的辅导经验里,我越来越意识人的愚妄或虚妄。人有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不安于做自己。古人说: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意思是说,面对我自己的时候,不管我是多么麻烦,但我还是要做自己。这倒是一种非常真实的态度。在我的理解里,上帝赐人生命,并且赋予他资源成长,他成长的目标就是成为他自己,这是上帝给每一个生命的使命。我曾经讲到马斯洛(Abraham Maslow)的一个比喻,一颗橡树的种子里含有一个渴望,这个渴望用一句话表达就是:我要长成一棵高大的橡树。在我们的生命里,上帝也赋予了一个渴望,就是,我们要长成自己,长成上帝在创造中所期待的珍贵而又独特的自己。但在我们的辅导中,我们发现,人的问题恰恰在于,他不愿做自己,或者,在他要成为自己的过程(我们称之为成长的过程)中,因为受到各种因素的阻碍,他不能做成自己。在生命成长的前一些阶段,幼儿通过模仿他人,这是他在努力长成自己的方式。到了青少年时期,人们对自我还不够确定,会认同和模仿某些人物,甚至到了偶像崇拜的地步,这时候就走得偏了一些。这表明他的自我确认遇到了困难,他在试图成为别人。还有一些人把这种倾向发展得更为偏差,当他们在生活遇到许多麻烦的时候,他们想让自己成为天才、成为超人、成为上帝。
    我在辅导中有一个辅助程序叫“完成句子”,其中设置了许多句子,涉及到一个人的方方面面。每一个句子都只写前面一半,后面的一半要求求助者完成。当求助者完成了所有这些句子,辅导者就可以从这些句子的接续部分了解他的生活和态度。例如,有一个句子的前半句是“我真想……”。如果一个孩子把句子接续成“我真想长大”,我们会觉得这是健康的表达方式,但里面也可能透露出一些成长的烦恼,需要联系其他方面去看。如果完成的结果是,“我真想有钱”,这里反映的态度就比较实际,但也可能存在试图通过“有钱”来解决问题的某一点偏差。如果有人回答是,“我真想自己的理想可以实现”,我们需要去了解他有怎样的理想,以及为了实现这个理想他遇到了什么具体的困难。如果有人回答“我真想打人”,我们可能会去考察,他的内部是不是压抑着某种难以排遣的情绪,以至于他试图寻求某种极端的方式来发泄。我在辅导实际中却接触到不少的孩子,他们在接续完成这个句子的时候,有一种不谋而和的情况:“我真想成为神”。这里反映的是他们的生活里存在许多困难,这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困扰,他们对自己不满意,也不愿意在现有的条件下去慢慢长成自己,而是想让自己变成上帝,这样,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了。这是深入到人性里的一种妄想性思维。这就是圣经用“蛇的话”所表达的“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问题并不在于我们该不该知道善恶,而在于,因为人有各样的局限,不可能完全知道善恶,只能了解善恶的一部分。人的问题就在于,他要“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如上帝”意思就是“像上帝一样”,就是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人的虚妄。后来,圣经还向我们讲了一个巴别塔的故事,这个故事讲的也是人的虚妄,人性里有一种要成为上帝的本能的冲动。由此来观看现今的世界,我们会发现某些类似的欲望以某种形式在肆意扩张和膨胀。例如,当科学的目的不是用来为人谋福利,而是用来控制一切,或者用来满足实际上无法餍足的好奇心,它的本质反映为人想“如上帝”。这种情况有时会以人类的精神疾病的方式反映出来,例如,有一些妄想症者宣称自己是耶稣基督。同样在我们的教会里,也有一些人,他们动不动审判别人,判某某下地狱,这反映的也是人性中要成为上帝的虚妄。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基本的问题,它们是从人的本能里长出来的:第一,人不安于做自己,他苛求完美,要成为超人,要成为上帝;第二,人不安于他的环境,他要求世界必须绝对安全,万无一失。这两个基本问题的本质其实是逃避,即,人逃避成长,逃避他成长的环境。但生命成长必须发展出两个基本态度,这两个基本态度既是成长的基础,也是成熟的标志:第一,我不是完美的,或者说,我不是神,但我在成长的过程中,我要做成我自己;第二,这个世界不是天堂,它没有绝对的稳定和安全,它依然在上帝创造的过程中,我不是因为它的不完美而拒绝它,而是参预到这个创造的过程中去,尽力去爱,尽力而为。
 
“那人和他妻子听见上帝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上帝的面。”
    我们在辅导的经验里发现,人会害怕,因而会逃避,但是,人的逃避比动物的逃避要复杂得多。动物是单纯的逃避,而人的内部有一个逃避的心理机制,它会制造出各样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的逃避行为,使自己逃避而又不受到良心的责备,从而逃避得心安理得,甚至不自觉地把逃避的行为装扮得很神圣,好象这样的行为是出于“上帝的旨意”。
    我们从上一节经文里看到,亚当和夏娃做了错误的事情,他们感到愧疚,害怕惩罚,但又没有勇气去面对,听见了上帝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这种躲藏的本质是“躲避耶和华上帝的面”。我非常在意“园里的树木”这几个字。这不只是亚当躲藏的地方,它也象征着生活中各种各样的逃避,甚至反映我们心理上存在着一个逃避之所。在“金陵”的一次教牧辅导课堂上,我向班上的同学提了一个问题,这也是我常常问自己的问题:你“园中的树木”是什么?我问这个问题,意在提醒大家自省: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这样一个“园里的树木”,在我们的生命里也有这样一个“园里的树木”,我们时而在那里躲藏起来,不用去听上帝的声音,也不用去面对上帝了。甚至,我们躲藏的“园中的树木”可能是我们装饰得很好看的理由,例如,我们不想去承担某一项困难的工作,我们还会“谦卑”地说“我没有这样的恩赐”,或者,“这不是上帝的旨意”。
“园里的树木”是一个舒适区。我们在那里躲起来,可以逃避责任,可以不用承担错误的后果,可以不去做本来应该做的事情。上帝赋予了我们选择的权力,但我们没有从这个权力里发展出正确选择的能力,而当我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我们又不愿意承担错误选择的后果,因而也不能从错误里学习到成长的经验。这是幼稚的方式,因而我们幼稚。在心理治疗学派中有一个派别叫“现实疗法”,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不认为有什么“心理疾病”的说法,而相信所有心理困难的本质表现为逃避责任,或者说,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我们不能说所有的“罪”都是逃避责任,但逃避责任是罪的一种非常本质的表现方式。上帝要我们做出选择,并且承担选择的结果。但我们选择了逃避,躲藏在各式各样的“园里的树木”之中。
 
“那人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
    我想起一个国外的故事。故事讲的是一位牧师,这个礼拜天他要讲道了,但他还没有准备好讲道的主题。他坐在那里想了又想,还是没有想出来。正在他苦思冥想之际,他五六岁的儿子彼得走进房间,在这里不停说话,跳来跳去,使他更不能集中精神来思考讲道的主题了。烦不过了,牧师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一个画册,翻到其中有一页是世界地图,就把这张世界地图撕了下来,撕碎了,把碎片交给儿子,说:“彼得,你出去找个地方,把这个世界地图拼起来,如果你拼出来了,我给你五毛钱。”儿子拿着碎屑出去了。牧师心想,这下可以安静下来想讲道的主题了。但不一会儿,儿子又跑了进来,说:“爸爸,我拼出来了。”牧师看着儿子举着一张拼得很对的世界地图,他实在太吃惊了,根本不懂世界地理的儿子怎么这么快就把撕碎的世界地图拼出来了呢?他问:“彼得,这究意是怎么一回事?”儿子把世界地图的反面展示给他看,那是一张人头像,说:“爸爸,你看,人对了,世界就对了。”听到这里,牧师若有所悟,喃喃自语:“是啊,人对了,世界就对了。这岂不是一个非常好的讲道主题!”
    “人对了,世界就对了!”我把这句话贴在我们辅导中心的墙壁上,希望那些总在抱怨周围的环境,总在说这不安全那不安全,这个世界这不对头那不对头的人,从这句话里得到一点提醒,转头来看一看自己,问一问自己:“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头?”我们相信,人对了,世界就对了;土地对了,种子就会在这里长出十倍百倍的庄稼来。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有一个朋友带着儿子来我这里,说儿子出现一些心理困难,希望能够得到我的辅导。谈话中,这个朋友给我讲了一个他儿子在五、六岁时候的故事:有一天,儿子在家里走来走去,桌子的角撞到了他的头,或者说,他的头撞到了桌子的角,他非常愤怒,就责怪桌子角不好,找来一把锯子把桌子的角锯掉了。我听了之后并没有一笑了之,反而领会到其中有一种关于生命成长的意味。这个小小的故事反映的是一个人在怎样理解和处理他和环境的关系。故事中的这个孩子读初中的时候,他的家从县城搬到了一个大城市,他对新的环境产生适应困难,这种情况一直到高中都没有改变。几年来,他一直都在责怪父母搬到大城市,如果没有搬家,一切都会很好。他说这个大城市这不好那不好,这个城市的所有人都不好,他生活环境里所有的人都有意跟他过不去。如果有一把什么样的锯子可以把这个大城市锯掉的话,他会像童年锯掉桌子角一样去做的。我不是要有意夸大儿童的某个行为的后果,但在有些情况下,儿童的某个行为可能是有害的,如果没有被意识到,也没有在后来的生活中得到纠正,反而不停地受到强化,就很可把它发展成为一生的行为模式。
我需要讲另外一个故事,来说明这个锯桌子角的行为是培养出来的。碰巧也是在这个春节期间,我到一个亲戚家去拜年。亲戚家的孩子两岁了,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她喜欢在客人来的时候表演,这非常好。那天,她表演的时候,一不小心被沙发撞倒了。她哭了起来。妈妈立刻作出了反应,问孩子:“怎么办?我们要做什么?”孩子就从地上站起来,把沙发拍打了几下,然后就好了。她的动作如此熟练,表明这是一套习以为常的程序。这种互动方式在家庭里非常普遍,家长通过惩罚物件来安慰孩子,有效地止住了孩子的哭声。这里面包括着一种态度,都是沙发不好,或者,都是桌子角不好。如果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这种态度受到某种方式的强化,它可能发展成一种习惯的态度和行为。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孩子可能不自觉地从怨怪物件到怨怪他人,看不到在一件事情发生之后,自己应当承担什么,从而慢慢丧失自省的能力。如果没有了自省,他只会在意个人得失,不会体谅别人的感受。艾理斯认为人自幼都有怨怪他人的非理性倾向,在我看来,这是在家庭互动关系里习得的倾向。
    现在,我们回到圣经的背景里,当上帝质问亚当:“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亚当的回答是什么?他对上帝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这话的意思是,错不在我。第一,错在那个女人,是她“把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第二,错在上帝,因为这个女人是“你所赐给我”的。他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你赐给我这个女人,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就这样,亚当逃脱了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把吃禁果变成了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接着我们再看夏娃的回答。当上帝对夏娃说:“你作的是什么事呢?”夏娃回答:“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这里,我想起巴克莱曾经这样写道:“有一种人只知道专门责怪人家,从不归咎自己。在他的世界里,好像人人都跟他作对,凡事都不顺他的意。他怪天气,怪老板,怪旁人,怪那些不利于他的环境,好像别人不是愚笨就是不老实。他之所以不能把工作做好,他之所以不能上进,都是这些人的过失,都是环境不好。”巴克莱又说:“现在是应该停止责怪环境、责怪他人的时候了!现在是应该开始问自己:‘我有什么不对?’的时候了。唯有能自我检讨,才能从不幸走上我们叫做幸运的道路上。”
 
“耶和华上帝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他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
    害怕而躲避,这是人的惯常行为。在人与上帝的关系中,害怕有时会成为人躲避上帝的内在动因。但人在逃避的地方听到上帝呼唤“你在哪里?”这一点非常重要。亚当躲藏在“园中的树木中”,上帝呼喊的声音弥漫了伊甸园——“你在哪里?”这是不是说上帝不知道亚当躲在哪里,在园中找来找去、四处呼喊呢?不是。如果上帝不知道我们躲在哪里,他就不是上帝;如果上帝知道我们躲在哪里,他无动于衷,他也不是上帝;如果上帝知道我们躲在哪里,他不呼唤,而是一把就把我们从躲藏之地抓出来就完事了,这不是上帝的方式,相反,这常常是人的方式。“你在哪里?”这与其说上帝在寻找,不如说上帝在呼唤。他在呼唤,目的是让人自觉自愿地从“园中的树木”中走出来,真实地面对自己和问题。
    人生常被喻为一个旅程,旅行者需要带一张地图,从而可以随时看到自己要去的目的地,所行的方向与目前所在的位置。信仰亦如旅程,信仰者内心也有一张地图,便于自己通览全局,确定目标、行程和所处位置。在信仰的旅途中,我们时而也会感到害怕,就像亚当一样,“我便藏了”。但非常重要的是,我们会听到上帝呼唤:“你在哪里?”我有一张名片,在这个名片上,我印了一句圣经里的话,这句话就是:“你在哪里?”在生活和信仰的任何一个境况里,我都可以用这句话问自己,它让我经验一种内在的觉醒,一种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提醒。
    人的问题的本质是逃避,走向医治和成长的路是直面,就是从“园中的树木”中走出来,面对上帝,面对自己,面对问题。我时常感叹,人的逃避方式何其多,人的逃避之林又何其深,辅导的过程又是何其难。人常常难以忍受这个过程,有时候会放弃,有时候会说,没有办法。但是,我们可以从圣经里领悟到,这个辅导的过程也是一个呼唤“你在哪里”的过程,我们不知道,在亚当和夏娃从“园中的树木”中走出来之前,上帝在园中呼唤了多久,但我们相信,如果他们不走出来,上帝就会一直在呼唤。我们的教牧辅导也是这样一直呼唤:你在哪里?我们也相信,上帝的呼唤无处不在,人最终无处可藏,就像诗人曾经表达的那样:“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我若说:‘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围的亮光必成为黑夜’,黑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见,黑夜却如白昼发亮。”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