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牧辅导方法
倾听的耳朵
                                                                                                       作者:王学富
 
     在所有的关怀与辅导工作中,能够倾听,并且心领神会地及时做出回应,这是一门不可或缺的艺术。倾听不只是听到了对方的话,不只是听懂了话里的意思,更是听到了对方话语里所传达和隐含的情绪与感受。倾听不只是我们的听觉器官的功能,它更是一种心灵的参与。我们在听,我们同时在关注。倾听的时候,我们的心在朝那个在需要的人奔趋,随时预备为他做点什么。倾听的时候,我们暂时把自己放在一边,不是立足于个人经验去做一个评判者,而是作为一个关切者进入到对方的经验世界,了解他的痛苦、问题与需求。教牧辅导者首先需要学习的就是倾听。
    潘霍华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对我们基督徒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提醒:“很多人遭遇困难,他们寻求能够倾听他们的人。但是他们不能从基督徒中找到倾听的人,因为基督徒在听的时候,却在不停地说话。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他若不听他的兄弟说话,他不久也再听不到上帝的声音了……。一个不能坚持耐心倾听的人,将不会知道别人说话的要点,他也永远不晓得怎样对人说话。”有些基督徒似乎过于看重嘴巴,但忽略了耳朵。他们不停地对别人讲,却不大能听别人对他们说,甚至,他们会代替上帝讲话,在本需要用耳朵听的时候,他们依然在用嘴巴讲着。他们可能以为上帝是这样不停对人类讲话,却不知道上帝也一直在倾听人类对他讲话。但他们不肯倾听。莎士比亚在他的剧本《亨利四世》中描述一种“不肯倾听的病”,原话说:“你这是不肯倾听的病,你不了解我的致命之结,我的内心仍旧困扰。”许多基督徒可以自省,我们是否也患了这种“不肯倾听的病”?如果我们没有真正倾听,我们就无从了解别人心里致命的症结,也就没有办法真正给别人提供帮助。虽然我们不停地讲话,但别人的“内心依旧困扰”,甚至我们会加重他们内心的困扰。
    倾听是一门可贵的艺术,但这门艺术在现代社会里简直要成“广陵散”了。有一本书叫《失掉的倾听艺术》,其中讲到一个词叫“同情的耳朵”,就是指能够充分倾听的耳朵。如果耳朵不能够真正的倾听,听不出话语里的深意和感受,那情形就如耶稣所说的,虽然有耳可见,却听不见。在现代社会里,人的沟通变得越来越重要,道理很简单,因为人与人的沟通变得越来越困难。我们相信,有沟通才有理解。为什么要理解?因为人渴望理解,对于任何人都是这样,不被理解是一种痛苦的事情。
    我们生活在一个匆匆忙忙的世界里,现代文化过分追求效率,一切都要求速成。人们在家里做饭要用微波炉,在单位吃工作快餐,生病了立刻要用药物快速治疗。我们的教育变成与生命成长越来越脱节的技能训练,各种职业技能速成班在一个充满生存竞争的社会里更是风起云涌。面对社会压力,充满不安全感的家长们早早把孩子逼上了竞争的战场,通过各种补习班把知识充塞到孩子的头脑里,仿佛他们的成长也是可以速成的,因而我们用各种拔苗助长的方式对待孩子们。我们的生活被各样的现代发明分隔开来,包围着我们的是耳机、电子游戏、网络,我们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大小屏幕(电视、手机、电脑),我们简直没有时间来审视一下自己。汽车越来越多,简直要变成现代人的金属衣服。这一切都正在把我们变成一个个封闭的生命体,我们忘记了去倾听,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倾听,我们甚至害怕倾听别人,同时也向别人封闭自己。我们担心自己的生活会受到侵扰,也不愿意介入到别人的生活里去。我们向别人掩藏自己的伤痛,也害怕触及别人的伤痛。我们自己有各样的情绪困扰,也尽量不去关顾他人的情绪困扰。我们太累,承担不了别人的东西。我们太忙,没有时间去倾听别人有什么困难。总而言之,我们干脆就对别人的需求爱莫能助。
    我在波士顿读书期间,我的导师叫柏瑞塔,她是一个真心关爱和倾听别人的人,对别人的需求有一颗敏感的心。有一天我遇到她,看她行色匆匆,我打招呼说:“柏瑞塔,你很忙呀。”她停下来跟我说话,问我:“其实我并不喜欢忙。我听说在中国的文字里,‘忙’的意思是‘心死’,是不是这样?”这是非常具有启示的说文解字,使我这个中国人开始对“忙”字有了另一番理解,并对自己的生活有所反省。是啊,我们每天都这样忙来忙去,好像生命很充实,其实不然。在许多情况下,我们“忙”的时候,反而失掉了生活的本质。我们越忙,可能反而是在逃避生活,离真正的生命境界越远。我理解了耶稣的话。他让我们去观看野地里的百合花和空中的飞鸟,他的比喻是提醒我们不要忽略了生命中最本质的东西。他要马大坐下来听他说话,不要忙来忙去,陷入烦恼。如果我们“忙”得把生命都放在了一边,我们的精神没有了成长的空间,那个最重要的部分就会枯萎,这岂不就是“心死”?
    现代生活里,倾听成了空缺,而且这个空缺越来越大,使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作为教牧辅导者,我们看到许多夫妻、恋人、父母与子女、同事、朋友之间发生的冲突与争吵,如果我们静下心来观看一下,就会发现大多数的矛盾与纠纷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一个简单得让人不愿相信的事实——彼此之间失掉了真正的倾听。夫妻之间因为缺乏沟通,误解和情绪一天一天累积,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双方成了两个孤岛。我们的辅导就是要在这两座孤岛上架上一道桥梁。父母把大量的道理倾泻给孩子,学校把大量的知识灌输给孩子,这些道理和知识反而会阻碍孩子的精神成长。孩子成长需要受到关顾,孩子的心声需要被倾听。我们在圣经里看到,孩子是被看重的,是被倾听的。耶稣在会堂与教师们坐下来一起谈道,“听”他的人都希奇他的应对。圣经里并且说,耶稣的智慧与身量并爱上帝的心一同增长。耶稣讲道的时候,把孩子带到众人中间,目的是要引起人们对他们的重视和关心。
   每个人都需要被倾听,每个人向别人倾诉的时候又都曾有过遭到拒绝和忽略的经验,就是说,在我们需要被倾听的时候,却不被倾听。此时此刻让我们每个人回想一下,你在生活中特别想找人倾诉的时候,却没有人愿意听;或者,当你说完之后,对方没有反应,不懂你在说些什么,这时候你的感受是什么?再举一个例子,也是我在波士顿读书时发生的一件事情。有一位来自苏格兰的女学生,她告诉我说,她最初来美国时感到孤独和愁烦,特别是有一段时间,她家里来电话说母亲生病了,家里还发生了其他一些不好的事情。她心里感到难过和矛盾,想回家去但又有学业的顾虑,这时就很想找人说一说。有一天她走在路上,遇到一个学生。那个学生跟她打了一个招呼:“你好吗?”这次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回答说“很好”,而是对那个学生说:“我最近不太好,家里出了一些事情,妈妈生病了……”那个学生急着要离开,就对她说:“我只是要跟你打个招呼,我还有事情要赶去做。”说完就匆匆忙忙走了。这件事情成了这位苏格兰学生的一个创伤经验,她没有被倾听。但她并没有因此不去倾听别人。我初到这个学校的时候,有一次生病住院,出院之后遇到她,她停下来问候我,并且给了我一个对我的文化来说不大习惯的拥抱。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听人说“我都成了祥林嫂了”。说这话似乎是在责备自己不停地讲自己的痛苦。它也说明,每个人都会在生命的某些时候像祥林嫂一样寻求同情的耳朵,因为我们遭遇了痛苦和烦恼,我们需要被倾听。我们都知道鲁迅笔下祥林嫂的故事。祥林嫂的丈夫死了之后,夫家逼她改嫁。她的第二个丈夫也死了,祥林嫂就与儿子阿毛相依为命。哪知道有一年春天,狼到村子里来了,当时阿毛正坐在门槛上剥小篮子里的豆子,而祥林嫂在屋后忙着劈柴、淘米。狼把阿毛叨走了。祥林嫂跟村里人在山坳里的草窠间找到阿毛时,他的五脏已经被狼吃空了,可怜他手里还紧紧捏着那只小篮子。祥林嫂后来来鲁镇打短工,逢人就讲关于阿毛的悲惨故事,别人听得厌烦了,就开始嘲笑她。最后祥林嫂再也不讲了,因为不被倾听,她自此把悲伤压抑在自己的内心里。哀丧辅导原理告诉我们,悲伤是需要讲述的,而讲述本身就是医治。教牧辅导就是要通过陪伴和倾听,让遭遇伤痛的人讲出他的悲伤,而讲述出来的悲伤就不会导致太深的伤害。但祥林嫂把悲伤的故事压抑到心里,那伤害就在内部越来越深,直到最后导致祥林嫂的精神崩溃。
   俄国作家契诃夫的小说《独语》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说的是有一位马车夫,他的儿子死了。赶车的时候,他心里悲伤,就跟坐车的人搭话,讲起他儿子的事情。这个时候,“同情的耳朵”就是这个老车夫的良药,但是没有人给他。坐车的人忙着要赶到什么地方去,每个人仿佛都怀着一腔自己的心事和愁烦,不愿倾听这个孤苦老人的悲伤故事。他刚刚开头要讲一讲自己的儿子,就被乘客不耐烦地喝斥住了:不要说这些,快快赶路。故事的结果是,因为没有人愿听他讲,老车夫只有把心里的话都讲给自己的马听了。马一边吃草,一边默默地听着,还时而伸过鼻子来嗅了嗅主人的手,这一切给这位悲伤的老车夫带来了温暖和安慰。
   我们从圣经里看到古希伯来人有一个传统,就是陪伴与倾听哀伤的人。《约伯记》记载,约伯遭遇了苦难,丧失了亲人,他的三个朋友前来慰问他。有七天时间,他们默默坐在约伯身旁,陪伴他,倾听他,让他有机会表达内心的悲伤和困惑。从哀伤辅导的角度来看,这给我们一个很有意义的启示:苦难和悲伤需要陪伴和倾听,而不是解释和辩论。如果把《约伯记》当作一个哀伤辅导的程序,约伯的朋友们最开初的辅导有医治的功效;但到了后来,他们的辅导失败了,因为他们不顾当事人的感受,一味用自己的意见和经验强加给约伯,这不但不让约伯信服,还给他带来了更深的情绪困扰。在这一点上,我们又得到提醒,我们从事教牧辅导不能像约伯的朋友后来所做的那样,否则我们就成了潘霍华所说的那种不会倾听而不停讲话的基督徒。
    做到真正的倾听是难的。我们每天都会接触到表面的、敷衍的关心,别人这样对我们,我们也会不自觉对别人这样。有些时候,我们也会听,但我们不会彼此承认,我们会抱怨对方太自私,太不敏感,太顽固,或者跟我们讲话词不达意。倾听失败有许多复杂的原因,例如,倾听的时候,我们内心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情绪,如担心受伤害,害怕受到攻击等。有的时候,我们没有真正在意倾诉者要说的信息,而在意的是我们的大脑过滤出来的信息。不同的人生经历,产生了不同的观念,使我们对同一信息做出不同的理解和处理,这就是过滤。特别是当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用先入之见去过滤对方的话,从而阻碍了我们真正的倾听。
   有的牧者在信仰上存在偏狭的先入之见,这往往阻塞了他们关爱的心和倾听的耐心,使他们忍不住打断对方的话:“你不要讲了,你要说的我都知道了。”觉得信徒讲的都是些忧伤的事情,而且翻来覆地讲,就觉得他们像祥林嫂一样,就对他们讲的话从不以为然,到厌烦,再到指责和审判。倾听不易,还有一些具体的因素。有时候,信徒在向牧者倾诉的时候,他们把脸凑近牧者,因为平常不大刷牙,讲话时嘴里有异味,使牧者简直要掩鼻。有的信徒不大洗澡,身上会散发不好的味道。但是,如果我们回到圣经,我们不难看到,跟耶稣接近的不是那些严格按律法行事的法利赛人,不是儒雅而有风度的文士,不是穿着一定很讲究的宗教领袖们,而是许多被社会所不耻的人,有税吏,有残疾的人,有哀告的寡妇,甚至有妓女。他们不仅贫穷,还有贫穷所导致的各样的心理、情绪、道德和行为的问题。耶稣倾听他们,用各样的方式辅导他们,使他们意识到内部有上帝的形象,因而也提升了他们的自尊、自爱、自信。
    教会就像一个个辅导站,人们带着各样的问题和困扰前来寻求帮助,教会需要倾听这个世界各样的苦楚,接纳身心有疾苦的人。有人因夫妻关系而痛苦,有人因孩子教育而苦恼,有人承受着过大的工作压力,有人陷入人际关系的困惑,有人因为受到伤害变得自闭,有人因为伤害了别人而深深内疚,许多人因为各种因素导致了各样的心理、情绪和人格的障碍……这一切都不是微不足道的,都值得牧者去关注、去倾听、去辅导。马丁·路德曾教导说,“教牧工作以安慰心灵疾苦为要务,对它来说,任何烦恼和悲伤都绝不是微不足道的,而是需要得到深切的关注。”
    我们相信,生命过程里会遭遇许多困难,灵性会给困难人生带来根本的支持。我们也相信,生命成长是一个过程,而且是“万事互相效力”的工程,因而我们不主张牧者把一切问题简单归因于“不属灵”,也不赞成用极端的“属灵”观念取代生命所需要的具体帮助,更要反对用威胁和审判的方式对待有困难和痛苦的信徒,例如,说他们“中了魔鬼的计”,“被魔鬼控制了”,以及过多地指责他们“犯罪”,和过于强调上帝的愤怒和惩罚,而忽略了上帝的爱和接纳。这样的辅导不但会使信徒承受“不属灵”的精神压力,甚至会使他们生活在受审判的恐惧之中。
    做到真正倾听很难,但不想倾听却是容易的。甚至,当信徒倾诉问题的时候,牧者还有条件把自己“不想倾听”装饰得很好看、很神圣、很属灵。例如,有些很轻易会对前来寻求帮助的人说:“多读圣经,多祷告,多追求灵性,一切都好了。”督导信徒读经,祷告,追求灵性是牧者的职分,但需要结合当事人的生命光景,而且,对当事人生命需求和疾苦的关顾并不会阻碍灵命的成长,反而利于他跟上帝、跟他人、跟自己建立更合宜的关系。如果牧师没有爱心和细心倾听,不了解信徒面对的困难和痛苦,就很难提供有效的帮助,反而会影响他的灵性成长。这时,牧者随口讲一些带有灵性威压的话,它们在本质上不过是敷衍和拒绝,掩盖了牧者爱心的贫乏和辅导能力的不足。
    人生在世,难免有痛苦与悲伤,但对任何一个人来说,他们遭受的痛苦与悲伤有没有被倾听,这才是更为重要的事。遭遇不幸和承受悲伤的人会否定上帝,他真正的意思是,上帝没有看到他的痛苦,没有听到他的求告。但圣经从《创世记》开始一直在对我们说:上帝听到了我们的求告。该隐杀了兄弟亚伯,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做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说哀告。”上帝听到了。夏甲受到撒莱的“苦待”,逃到旷野,因此上帝的使者对她说:“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特别重要的是,据圣经里的解释,“以实玛利”的意思就是“上帝听见”。夏甲把那对她说话的耶和华为“看顾人的上帝”。后来夏甲再次受到逼迫带着以实玛利逃到旷野的时候,母子相对大哭,“上帝听见童子的声音”,并且上帝的使者对夏甲说:“夏甲!你为何这样呢?不要害怕,上帝已经听见童子的声音了。起来,把童子抱在怀中,我必使他的后裔成为大国。”上帝不仅听见人类的苦情,还会听见人类的罪恶。耶和华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于我。”到了《出埃及记》里,上帝反复对摩西说:“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因受督工的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打开《诗篇》,我们看到诗人在痛苦中向上帝发出的求告,因为诗人相信,“我求告耶和华,他必听我”。“那受苦之人呼吁的时候,他就垂听。”因此,“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向我的上帝呼求。”《诗篇》乃至整本圣经都在反复告诉我们,“上帝听到了……的求告”。“我曾耐心等候耶和华,他垂听我的呼求”。上帝是爱,就不会无动于衷,也不会无所作为。他顾念,他倾听,他干预。“耶和华听见了,便救他们脱离一切患难”。到了《新约圣经》时期,我们看到,耶稣来到这个世界,他表明爱的上帝参与了人类的疾苦,因为我们他听到了。这是基督教福音有以告人的最重要信息。
    作为教牧辅导者,我们需要学习倾听,让陷入不幸和痛苦的人知道,上帝看到了,上帝听到了。上帝关顾和倾听,因而我们关顾和倾听。真正的倾听是与上帝的创造同工。倾听本身具有伟大的医治力量和促进成长的力量。什么是真正的倾听?就是我们在倾听的时候,忘记了自己,而专注于倾诉者的需求。祈连堡牧师说:“当辅导员深入倾听时,他和对方有多层面的沟通,无论别人说明的或没有说明的,他都体会到,都能对之做出反应,他清楚了解影响这人的最深的感觉是什么。这种倾听是受过训练的——把注意力集中在别人的感觉、意思、能力和痛苦上。当辅导员用自己的语言,概括对方的问题,并且用提问的方式澄清不明白的地方时,藉此可以帮助被辅导的人重整他混乱的心,而且慢慢地对自己的问题有更深刻的认识。”
    辅导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双方都需要有积极的回应。教牧辅导者的倾听的能力愈好,就会把互动的层次推向更深,更能了解求助者内心深处的需要,从而提供有效的帮助。倾听是一种能力,这个能力需要一些基本的训练。如果你要做一个真心的倾听者,你可以在下面一些具体的方面自我提问和自我反省:1)我是否从求助者的话中听出他的情绪和感觉?2)我的倾听是否带有批判的意味?3)我是否在倾听的时候不断打岔?4)还没听完求助者的话,我是否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或建议?5)我是否表现出对求助者所说的感兴趣?6)我是否真心想了解求助者的看法?7)我是否在听懂了对方的话时给予一定的回应?8)我是否做到倾听而不批评?9)我是否做到倾听而不设置心理防卫?10)当求助者对我说话时,我是否会全神贯注?11)当求助者使用非语言方式表达时,我有没有敏感倾听?等等。
    牧者需要接受教牧辅导的基本训练,这在中国的神学教育中是一门正在建立起来的功课。从事教牧辅导,如果你能做到倾听而不审判,你已经具备了一项非常重要的态度和方法。对于信徒来说,你可能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教牧辅导者了。作为牧者,我们会看到许多人的生命正被各样的困难、困扰和痛苦所捆绑,他们希望得到释放,而牧者关切的倾听本身就会给他们带来医治和释放的力量,倾听是让“被掳的得释放”一个有效途径。
                                                                                                        摘自《教牧心理辅导初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