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牧辅导方法
同理的心

                                                                                                      作者:王学富

    有一个新词叫同理,译自英文Empathy(也有人译为“同感”、“共情”等),它是心理辅导理论中的一个基本词汇。同理是有效辅导与医治的关键。作为教牧辅导者,首先需要具备一双倾听的耳朵和一颗同理的心。我这里讲一讲同理的心。
    同理是指辅导者通过主动聆听,敏感地觉察到求助者的感受和需求,设身处地去理解他的经验和情绪。同理的意思有点接近我们常说的“善解人意”和“心领神会”,是辅导者与受辅导者进入了一个共同的“体验域”,即俗话所说“想到一块儿去了”。求助者向辅导者倾诉他的困难和痛苦,同理则是辅导者走到对方的困难里面,并且根据他的需求随时准备提供帮助。同理要求我们暂时搁置自己的经验和见解,走出自我,走进对方。
    举一个简单的初级同理的例子。有一位中年妇女前来向教牧辅导者求助,她讲了这样一些话:“我时常感到孤独,没有人真的关心我,丈夫不在乎我,儿子只会向我提出各样的要求,每天清晨我都害怕起床。”一个同理的教牧辅导者会从这位女性的话里体会到这样一些感受:遭到忽略,感到孤独,不受关注,被人利用,感到恐惧,觉得自己无用,对生活厌倦和绝望。教牧辅导者听完对方的讲述之后,不是马上讲一通道理,他首先表达同理:“我感受到你的孤独和绝望,似乎是说,人生这样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教牧辅导者有这样的同理回应,它会使对方感到被倾听了,被理解了,会向教牧辅导者进一步敞开自己,讲述自己遇到的困难和痛苦感受。这样,辅导就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教牧辅导者有效同理使求助者觉得被接纳、被理解、被信任、被尊重,因而有如释重负之感,因而更愿意向辅导者敞开心扉,从而建立辅导者与被辅导者之间的信任关系。同理与这几个方面联系在一起:(1)“接纳”:指辅导者宽容求助者的弱点和短处,同时去发现和欣赏他的优点和长处。接纳不仅是指接纳对方的问题,更是接纳这个人本身。圣经里有许多章句表达了同理的意味,例如,“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希伯来书13:1-3节)。(2)“理解”:在辅导过程中,理解的操作定义是:辅导者倾听求助者的话,敏察到那些话里所表达的意思和感受,然后辅导者再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得到了求助者的认可。要做到理解,教牧辅导者的表达需要温暖而简明,它不仅是一种技术,更是来自我们内部的爱心。因此,教牧辅导者当“以基督的心为心”,“在基督里有什么劝勉,爱心有什么安慰,圣灵有什么交通,心中有什么慈悲怜悯,你们要意念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使我的喜乐可以满足”(腓立比书:2:1-2)。(3)“尊重”:是指辅导者把求助者可有可无的属性(如美貌、学问、才能、财富、地位、权势等)搁置一边,而把对方看作一个有思想感情、有内心体验、有生活追求和值得尊重的生命个体,相信他在上帝的眼中是被看作珍贵的和独特的,相信他有成长的能力,虽然在成长过程中遇到了困难。圣经表明了这样的态度:“上帝的福音一视同仁”,因此“……不可按着外貌待人。若有一个人带着金戒指,穿着华美衣服,进你们的会堂去,又有一个穷人,穿着肮脏衣服也进去;你们就重看那穿华美衣服的人说‘请坐这好位上’,又对那穷人说‘你站在那里’,或‘坐在我脚凳下边’,这岂不是你们偏心待人,用恶意断定人吗?”(雅各书:2章1-4节)。教牧辅导者的态度也当如此。我们接纳、理解、尊重一切有困苦的人,使他们能够在困苦里体味到基督的心和上帝的爱。
    教牧辅导者需要进入求助者的情感世界,设身处地地体谅他的感受,理解他的问题及其产生的根源,但同理并不是说辅导者要苟同当事人思想、行为、信仰上存在的问题或错误,而是说我们能够接纳这个人——虽然他是一个有问题的人。因为教牧辅导者对人性的局限和环境的阻碍有成熟的认识和体谅,对上帝的爱也有确定的理解和信念,因而能够做到不因当事人的问题而对他横加指责和审判,反而给予理解和支持,使当事人感到自己被接纳,感到辅导者愿意跟他一同度过难关,因而他会更愿意向辅导者敞开自己和表露问题。教牧辅导者是信徒的求助对象,但有些信徒向牧者求助的时候会有顾虑,他们担心受到指责和审判。这时,如果教牧辅导者能够在倾听的时候适当地表达同理,这会促进求助者的自我表达、自我探索和自我了解,使他更真切地感受到上帝的接纳和爱,让自己从罪的重负下解脱出来,从问题和情绪困扰里走出来。正如经上所说,“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上帝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哥林多后书:1章4节)
    我曾经辅导过一位高中生,她幼年丧母(母亲因患精神分裂症而自杀),父亲脾气暴躁,虽然也关心孩子,但对孩子缺乏耐心,不能体察孩子的感受和需求,在孩子遇到困难或犯错误的时候,总是过多地指责甚至辱骂。由于在个性成长方面一直没有得到来自家庭环境的支持和培育,长期以来,这位当事人在生活中一遇到问题就会情绪泛滥,盲目冲动,对人不信任,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和意义,存在严重的自杀倾向。被家人带来接受辅导之前,她曾有过数次弃学的经历,躲在家里,陷入极度的悲观、抑郁和躁狂的情绪里。对她的辅导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最开始的几次辅导之后,她开始有了一些勇气回到学校,但依然会遇到各样的困难,如人际关系的障碍,学习的压力等,这使她时而又陷入极端情绪,几欲退学回家。我记得在一次辅导的过程中,她向我展示了她的日记,在日记里的一页,她描述自己怎样遇到了困难,怎样感到孤立无援,愤而写道:“这个死王学富到哪里去了?”后来她还在日记里用同样的方式质疑过上帝:“我痛苦的时候,上帝在哪里?”
如果当事人感觉到孤立无助,体验不到来自人的爱护和支持,她很难真正体验到上帝的存在。相反,如果她从人那里获得了帮助,她会进而看到一个爱的上帝。当事人在遇到困难和痛苦的时候需要有人理解他和支持他,但辅导并不是让当事人养成依赖,相反,辅导是一个促成当事人成长的过程,使他在这个过程里发展关系能力,又学习自主自立,渐渐产生“我能行”的体验,增强了勇气和信心,产生了更新的行为,最终成为更新的人。因而,在相当长的日子里,我们继续帮助那位高中生,促成她在一个过程里一点点改变;这不太容易,需要辅导者有充分的爱心和耐心。我们终于发现,她开始尝试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学习承受一些合理的痛苦,在处理问题和建立人际关系的能力上也渐渐有所提高。她开始接纳自己,也开始有了这样一种感受,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有这样一位上帝在她的背后给她某种支持,或者在她的心里会对她说些什么。这是初始的信心。
作为教牧辅导者,我们不仅要把自己介绍给求助者,使对方在遇到困难和陷入痛苦的时候,能够从我们这里得到支持。我们还把一个爱的上帝介绍给他,使他感到自己的生命里有了一位亲临的上帝,这位上帝在他遇到困难和感到痛苦的时候跟他建立了关系。我们还把他介绍给一个用爱彼此联络的群体,使他在教会里感受到被接纳,从而获得支持和成长。圣经对教会这样一个群体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正因这缘故,你们要分外地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彼得后书:第1章第5-7节)。这样,教会就成了一个医治的群体。
    神正论的本质可以用这样一个问题来表达:当我遇到灾难的时候,上帝在哪里?信仰可以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上帝被钉在十字架上了——他与我们一同受苦。不是在我们受苦的时候,上帝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而是,在我们受苦的时候,我们可以跟上帝建立更深密的关系。这个世界还在创造的过程中,它不是完美的,因而,苦难是它普遍的事实。作了基督徒并不是被上帝安排到“幸免”的行列,基督徒也会遭受磨难,如果说有所不同的话,那就是,基督徒在经受磨难的时候,看到上帝与他们同在。我们读《但以理书》,但以理的三个朋友被投入火窑焚烧的时候,炉内不是三个人,而是四个人,而且,“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这给我带来的启示是,在我们受苦的时候,不只是我们在受苦,上帝在苦难里跟我们同在。
    虽然我们不必对基督教福音进行心理学化的阐释,但是,我们相信,圣经不仅有神学的真,信仰的真,还有心理学的真。虽然“同理”不足以用来阐释耶稣的“道成肉身”,但“道成肉身”里的确包含了“同理”的意味,它反映的是上帝进入了世界,进入了人类的生命,敏察人类的处境、感受与需求,体谅人类的局限与问题,并且让人类在一切局限和问题(罪)之上看到了医治与拯救的希望。是的,基督的道成肉体反映的是神圣上帝对人类的同理。保罗这样描述说:“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上帝的形像,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利比书2章5-8节)。从事教牧辅导,牧者需要进入当事人的世界,并且成为他的样式,降卑自己,存心顺服,去感受当事人的痛苦,就如基督以十字架的死进入了人类最深的痛苦。
    牧者在辅导中充分表达同理的时候,他就进入了当事人的生命体验,对他感同身受,理解了他的问题和痛苦,这跟耶稣“道成肉身”的意义是相同的。“道成肉身”是信仰意义的“同理”,而同理是心理学意义的“道成肉身”。教牧辅导的意义不只是指牧者怎样指导和帮助被辅导者,更在于牧者是否真正进入被辅导者的生命经验,不然的话,他无从指导,也无从帮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教牧辅导者运用同理,是在实践耶稣的“道成肉身”,落实上帝的爱。这正如经上所说:“亲爱的弟兄啊,你们应该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上帝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并且认识上帝。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上帝差他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藉着他得生,上帝爱我们的心在此就显明了。”(约翰一书4章7-9节)
    在教牧辅导中做到有效同理,要求辅导者具有丰富的人生体验,对自身的心理、情绪、思想、信仰等都有深刻的省察。历史上有许多伟大的神学家和心理学家,在年轻时都曾经历过相当激烈而深沉的痛苦与挣扎,他们理解这种痛苦与挣扎,并且战胜了它们,把它们变成了有利于自身和人类精神成长的宝贵经验。做到真正的同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个成熟的教牧辅导者通过自省其身和观察人类的行为与动机,就会体会到人的头脑有时候会是怎样顽固,怎样自以为义,怎样好为人师。主耶稣说,“没病的人用不着医生”。其实,“没病的人”只不过是自以为义,讳疾忌医的人。如果从辅导的角度来看,一个自以为义的人不会真正体会到他人生命经历的破碎和苦痛,因而不会做到对他人的苦难做出同理的回应。法利赛人是不会同理的人,他们看到别人眼中有刺,不知道自己眼中有梁木,因而他们一味指责他人,不会自我反省。他们生活在律法的僵死条款之下,他们生命内部的同理心沉睡了,他们变得道貌岸然、刻板、冷漠,高高在上,审判他人。这不是一个教牧辅导者应该有的态度。
    做到同理,需要辅导者具有同情的心和爱的能力。同情是人内在的情感容量。因为辅导是一项助人的工作,助人者需要有丰富的情感容量。具体说来,同情是指一个人能够(1)体谅他人;(2)敏感到他人的需要;(3)充满同情地倾听他人;(4)关心生病或陷入困境的人;(5)亲切地对待孩子,关心长者,关注青年人的问题;(6)饶恕别人;(7)愿意向别人道歉,等等。同情不只针对求助者的病苦,它还是一种对人类的体恤之情。教牧辅导意义的同情和爱,更涉及到一个神圣的根源:人类都是上帝的儿女,在这个不完全的世界上充满着生存与成长的困难,因而需要得到关怀与支持。在圣经中,上帝为牧者树立了榜样。“主耶和华说:我必亲自作我羊的牧人,使他们得以躺卧。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以西结书:34章15-16节)。
    教牧辅导者为了更有效地助人成长,他也需要自我成长。他需要有丰富的生命体验,对自我成长的经验(包括创伤经验,心理和情绪失衡的经验)有深切的体察与反省,这些体验成了他医治人的最基本的生命素质。祈连堡牧师在《牧养与辅导》中这样说:“为了使会众成长,牧者本身也要不断成长。我们要帮助别人生活下去,自己更要懂得生活。我们要使人得医治,自己更要面对和接受所需要的医治;而且这种需要是延续的,而不是局限于某一时期。因此我们要成为‘曾经历创伤的治疗者’(此片语源于享利•路云Henri Nouwen)。就我个人的经验,这是最困难最具挑战性、也是自我参加圣工以来,最使人兴奋的一部分。”田立克对牧师的辅导与医治的职份有很高的评价:“牧师对于每一个人,有释放及治疗的能力,因此被称为牧师。牧师也是医生,而医生就是辅导者,辅导者就是释放者,有着无数的恩典和美德。”

                                                                                            摘自《教牧心理辅导初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