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牧辅导沿革
教牧辅导的几个基本观念


                                                  作者:王学富

上帝是爱


      教牧辅导需要借鉴心理辅导与治疗的理论与方法,但不是把它们简单照搬到教牧事工中来。教牧辅导是一项基于圣经信仰原则、主要实施于教会牧养背景的一项助人事工。如果从辅导的角度来看,《圣经》可谓是一本上帝辅导人类成长的书。《圣经》体现了上帝辅导人类成长的爱心与耐心,原则与方法。上帝是人类的辅导者,人类是在上帝的辅导之下成长,成为新造的人。
     《圣经》不仅有信仰的、神学的真,还有心理学的真,它为人类心理健康和人格成长提供了丰富而深厚的资源。“提摩太后书”中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教牧辅导出自对人的关爱与怜惜,这项助人的工作真真切切落实了上帝的爱。上帝是爱,这个信念是我们从事这项关爱人、帮助人的工作的最根本的原动力。上帝爱我们,这是一个渊源性的垂直关系,我们爱邻舍,这是一个延展性的平面关系。十字架是这个爱的象征符号。

活出上帝的形象


      教牧辅导对人的关怀有一个神圣的基础,即,一个人值得关爱,不仅因为他是一个生物的存在、一个社会的存在,一个心理的存在,这里还有一个更深的依据:他是一个神圣的存在,在他的生命里有上帝的形象。
有一位心理学家叫弗洛伊德,他对人的看法相当悲观。在他的眼里,人受制于潜意识的盲动的力量,是病态的,没有什么希望的。另一个心理学派叫行为主义,对人的看法也相当消极。这个派别是从动物实验的角度来研究人性,认为人像动物一样受制于外在环境的力量。在他们的眼里,人不过是“大一点的白鼠”。也有一些心理学家对人性持积极的态度,例如马斯洛和罗杰斯,他们看到人性里存在着健康、伟大、光明的一面,在他们对人性的描述里,有了这样一些词汇:内在智慧,成长渴望,创造性、自发性、真诚、关心别人、爱的能力、向往真理,等等,他们认为这些都是人的内在资源,或称潜能,人可以通过选择去追求自我成长和自我实现,使内在的潜能得到充分的实现。而我个人倾向于这样看,马斯洛和罗杰斯所说的人的内在潜能和内在智慧,是上帝创造的本质部分,也可以说是上帝形象蕴含人性里,这也是我们跟上帝的生命联接。上帝要我们藉着一个成长的过程,最终成为我们自己。当我们真正实现了自己,我们便成就了上帝的形象;当我们失掉了自己,我们也失掉了上帝的形象。从这个角度来讲,教牧辅导是帮助一个人发现并活出自己内部的上帝形象。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我形象或自我概念,它反映一个人怎样看待自己。当一个人认为自己活着毫无价值的时候,这表明他拥有一个很低的自我形象,这时,他内部的上帝形象也同样受到贬损。当一个人否定别人的生命价值,他也同时贬损了对方生命内部的这个上帝形象。不管是在教会里,还是在社会上,我们都看到,人们受到各样的损害与践踏,以至于他们的身心受到扭曲,变得破碎;这时,我们看到上帝的形象与人的自我形象一同受到糟蹋。有些基督徒把人性看成完全黑暗和堕落,这讲的不是人性的全部事实,因为他们忽略了人性里上帝的形象或基督的样式。当我们对人性持有消极看法的时候,我们会把人说得很不成样子,不自觉地贬抑自己和他人的自我形象,导致深深的自卑、自怜、自弃。
      教牧辅导本着上帝的爱,以期给生命受损的人提供帮助,使他们得以活出内部的上帝形象。信仰让我们确信上帝的爱,并且让我们在上帝的爱里看到自己的价值。我们是有价值的,因为我们内部有上帝的形象。我们愿意相信,世界上存在各样贬损的力量,它们破坏我们,拒绝我们,贬抑我们,但我们内部的这个最深厚的精神根基不会被摧毁。我们有高于这个世界价值——上帝的形象,因而我们更有理由拥有良好的自我形象。

祷告不是推脱


      我在“金陵”讲授教牧心理辅导,以及在全国一些教会做教牧辅导培训,总会接触到教牧工作中一些存在的问题。据反应,在教会里,信徒会向牧者讲述他们生活中遇到的各样非常具体的困难和内心里的困扰,在许多情况下,牧者会回应说:“我为你祷告。”或者,“你要多多祷告。”许多基督徒看到牧者很忙,很想向他们讲自己的困难和困惑,但怕打扰牧者,往往也会说:“牧师,请你为我祷告。”问题是,如果牧者不知道对方的需求,不了解对方的困难,为他祷告什么呢?
      我相信牧者会为信徒遇到的问题祷告,我也相信他对信徒提出的告诫(“你要多多祷告”)是真诚的,我还相信,祷告对人的心灵具有安慰和医治的功效,许多人在生活的困境中通过向神祷告,获得了力量;许多人通过祷告,跟上帝建立了密切的关系,而这关系对他们的生活非常重要。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提醒一下,祷告不是万能膏药,不管对方是谁,不问他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问题,都给对方敷上一贴,以为这样做了,就算万事大吉。而且,我们需要特别注意,在我们向对方说“我为你祷告”,我们一定要是真诚的,不把这话变成一种推脱或敷衍,用来掩饰我们面对信徒求助的冷漠和无能为力。更多的时候,我们真的需要聆听对方,了解对方的困难和困扰,通过一些具体的关怀和辅导的行动去帮助对方,不要用祷告取代一切可以去行的作为。

魔鬼不是借口


      有时候,信徒在处理生活难题时感到无能为力,他们前来向牧者求助。但有些人不愿经历一个过程,去面对自己的问题,了解问题产生的根源,包括从中发现自己的责任。他们只是把问题讲出来,期待从牧者那里找到最简单的办法一下子就把问题解决了。这往往是不切实际的。这时候,牧者需要让信徒明白,一个人需要自我省察,学习做出选择,并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是推脱责任。我的辅导经验发现,当一个人出现心理障碍或情绪困扰,常常有一个表现特征,就是逃避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把问题归因于他人、事件、环境、甚至命运等。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意识到,作为基督徒,则往往把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归咎于魔鬼,一点都不会去反思一下自己在其中有没有什么责任。即使是魔鬼要做破坏的事情,伤害的事情,他也会从我们身上找空子,在我们的生活中找机会,把我们当成工具来利用。我们也需要对这些作出反应,从而做出改变,不给魔鬼以可乘之机。但在一些基督徒那里,问题发生了,魔鬼成了逃避责任的借口。这样一来,信仰不但没有帮助我们更好地反省和觉察自己,反而帮助我们逃避,为我们自己的问题涂上一层保护色,让问题变得难以解决。
这些年来,我在做教牧辅导培训的过程中,会跟学员讨论这个问题:面对信徒的求助,我们会不会过于简单地回应说“我为你祷告”?会不会过于草率地把他的问题产生的原因说成是“魔鬼作工”?当然,“魔鬼作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信仰和神学主题,我们留到下面去详细讨论。这里,我们来看看,这里面是不是包含着这样一种可能性:“魔鬼作工”阻碍了我们去更多倾听对方,对问题有更多的了解,甚至给我们提供了逃避责任的方便之门?当我们一切问题都归于魔鬼,我们就不会去真正反思自己的问题,也不大会做出真正的改变,因此,问题会依然在那里,持续了许多,不得解决。
      我接待过这样一个基督徒母亲:她前来求助是因为她的儿子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障碍。经过细致的考察,我发现这个青年(她的儿子)的心理问题与父母的教养方式有直接的关系,因而这场辅导不仅是对儿子的个体辅导,也需要父母等家庭成员参与。但我发现,这位母亲长期以来,给儿子的问题找到的一个唯一的解释就是“魔鬼作工”,却看不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承担的责任,因而不大容易作出相应的改变或调整。当她把问题归咎于魔鬼,她长期形成的习惯反应就是,责备儿子的信心软弱,强迫儿子去教会听道、读经、祷告,结果导致儿子的极端叛逆。
      有一派心理辅导的理论方法叫“现实疗法”,这个疗法不赞同“心理疾病”这一说法,而认为,心理困难的本质是逃避责任,心理健康的根本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从神学的角度来理解,我们可以看到,罪至少包括这样一个本质:逃避责任。我们从亚当和夏娃的行为里看到“原罪”与不负责任的行为之间的关联。从这一角度来看,我们需要提醒,基督徒辅导者需要帮助求助者去承担自己的责任,不要把“魔鬼作工”作为逃避责任的借口。在圣经里我们看到,即使“蛇”诱惑了亚当和夏娃,上帝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依然要求亚当和夏娃去承担他们选择的后果。

同理,而非指责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要经历一个成长的过程,其中会有一些负面的因素影响他的成长,在他的生命里形成心理的、个性的、精神的,乃至灵魂的障碍,使一个人不能真正长成他自己,反而成了“病人”。当信徒带着各样的困扰前来求助,他很可以得到一种指责性的回应:“你的信心不够……”真正的辅导不是指责,而是同理。我们为什么不去了解他的困难,理解他的困惑,为他提供具体的帮助,而总是说一些过度概括化的道理,让他觉得自己受到指责呢?
      信徒有困扰、有痛苦、有创伤,如果基督徒辅导者动辄以“信心不足”来责备他,这是简单而冷漠的回应方式,不会给对方带来任何帮助,反而可能让他关闭心门,拒绝改变,这种责备方式会给人造成灵性的威压,导致灵性成长上的误导。
      心理辅导中有一个方法,叫同理,指辅导者能够设身处地去体谅求助者的处境、感受和情感,并用温和的方式作出回应,适当接纳对方。这其实是耶稣的方式。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耶稣“道成肉身”本身就是对人类处境的同理。如果教牧辅导者能够对求助者做到真正的同理,他就会体会到“道成肉身”的真正意义,真正感受耶稣进入人类生命的体验。同理就是进入对方的生命处境,体谅他的情感,他的遭遇,他的难处,他的软弱,并且把上帝的爱活生生地植入对方的生命里,必将从那里长出健康的信心来。
      在圣经里,耶稣对待那个犯了奸淫的女子的体谅与接纳,就是一个同理的范例,从古至今,这个案例感动了全世界无数的人,使他们从罪的捆绑里得到释放。指责往往使人防御,不肯自省,坚持错误,甚至自暴自弃,更深地陷入罪中,而同理里包含有爱、理解、接纳、宽恕等,具有解放的力量,让人反省自己的错误,确认自己的价值,看到希望所在,愿意去做出改变。耶稣讲的浪子回头的故事,向我们描述了一个宽恕儿子、体谅儿子、接纳儿子的父亲形象,他也是一个真正有爱心、有同理心的辅导者的形象。
      人在生活历程里,会遭遇各样的负性事件。有些太大的损害性事件我们称为灾难,基督徒也不能幸免。但是,对于基督徒来说,灾难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也不是事情的全部。灾难临到我们的时候,并非我们倒霉,也并非我们在独自承受灾难,信仰者会看到,上帝在与我们一同受难。我们在圣经里看到,当但以理的三个朋友被扔到火炉里焚烧的时候,他们在火炉里看到不是三个人,而是四个人。还有一位是谁?他的面貌如同神子,那是上帝与他们同在灾难里。同样,当基督徒遭遇创伤、感到困扰、罹受痛苦,我们作为教牧辅导者,需要通过同理(而不是责备)让他们看到,我们跟他们一起在经历这一切,我们在他们的创伤里,在他们的困扰里,在他们的痛苦里。这时,我们就成了路云所说的“受伤的医治者”。

帮助人获得觉察


      教牧辅导相信,人的改变是从内部开始的,生命的更新会带来生活的改变。这的确符合圣经的教训和信仰的理解。主耶稣曾说,一个人内心里黑暗,那黑暗是何等的深重。内心的黑暗会弥漫开来,遮蔽人的整个生活。这就是人性中的普遍的不觉察的状态,它让我们想到,在十字架上耶稣的祷告:父亲,饶恕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教牧辅导不仅关注一个人的问题,不仅要深入探索问题产生的根源,更关注一个人生命的深层状态,他对自己和整个生活的觉察程度。特别是在辅导中涉及到信仰,如果我们没有深入了解当事人的生命经验,只是简单地把上帝推荐给他,对他们来说,上帝就只是一个观念,很难在他们的生命里扎根,很难长成生命的信仰。我一直相信:不只是信仰,更是健康的信仰。
      辅导经验证实,童年需要得到特别的关注,童年经验需要得到特别的处理。童年的伤害往往是最深的,童年的经验对一个人的影响可能持续一生,成为他建立世界观的根基。我们总是发现,许多人带着童年的创伤在走路,扛着童年经验里形成的损害观念在走路,而这些创伤与经验可能潜伏在很深的地方,他日后受到高等教育,甚至有了丰富的人生经验,也不一定会触到这个深的部分,但真正的医治可以给他们带来觉察,从而使他们如释重负,获得成长。直面心理治疗的经验证实,许多类型的心理症状在性质上如同孩子的表现,反映的是当事人对童年经验的退行。鉴此,教牧辅导需要探索人的成长经验,通过一个深度互动的过程,使一个人获得深度的觉察,从童年创伤里走出来,不再扛着一个受了伤害的幼小自我进入成人的世界。
大致说来,教牧辅导可以提供以下几个方面的帮助。
      第一,情感支持。教牧辅导提供一个温暖、接纳、安全的支持环境,让受辅导者能够倾诉自己的感情,让那些被某些文化观念(例如,流泪是懦弱的表现)抑制在内部的悲苦可以随着眼泪顺畅地流淌出来。特别涉及到创伤辅导,给当事人倾诉的机会,这本身就是医治。当一个人的情感得到有效支持从而抒发出来,他的理性就开始浮现出来,帮助他理解自己和生活,这时候,他的创伤经验不再是排斥一个爱的上帝的理由,反而可以变成培植信仰的土壤。
      第二,经验重释。创伤的经验里会产生极端的情绪,极端的情绪让人对发生的事件做出绝对化的解释,一个人对事情做出怎样的解释,他就会按自己的解释做出情绪的和行为的反应。特别是在童年时期,如果一个人遭受创伤事件的打击,更容易在内心里形成负面的体验,负面的体验里又进而会形成对世界的整体看法,形成的世界观又会发展出人际交往及其他行为的模式。作为教牧辅导者,我们需要了解在当事人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件,以及这些事件怎样形成了他的经验和观念,我们还要帮助当事人对这些事件作出新的阐释,从而获得新的经验、感受,建立新的观念。因为对事件有了新的理解,他才会从事件的影响里解放自己,突破童年经验的影响,突破家庭环境的局限,并进而形成新的世界观和成熟的行为模式。
      第三,信仰启悟。教牧辅导并不停留在生活经验的层面,它会引导一个人进入更加广阔的信仰经验,亦即,教牧辅导不仅需要帮助一个人在生活层面上发现和建立存在的意义,还会进一步帮助他把生活意义建立在一个更深远的神圣基础之上。当辅导进入到这个层面,我们可以称之为信仰启悟,或超越性辅导,它反映的是辅导的“教牧”性质或“灵性”高度。如前文所述,当人在成长过程中遭受生活事件和文化因素的损害性影响,他会倾向于逃避到受挫的情绪和歪曲的观念里,这时他的灵魂(那个最内在的自我)受到了遮蔽,以至于他在生活中变得态度暧昧,个性模糊,进而把自己的生活变成一团乱麻。当辅导进入信仰启悟的层面,教牧辅导者跟上帝一起对当事人生命里的混沌空虚和黑暗说话,话语渗透到人的生命里面。当然这不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往往要经历一个渐次深入的过程。话语有时只会达到生命的浅层(就像种子落在土浅石头地上),有时候会遇到黑暗的阻抗(黑暗不接受光),但我们因着信心、爱心和耐心,会一直在那里呼唤,让话语层层深入。虽然当事人的防御很厚,逃避很深,但他生命的混沌里终会有光露出来,光与暗在慢慢分开,渐渐清晰起来。我们会看到,在当事人的内心深处,那个久久蹲伏在混沌黑暗中的自我开始蠕动了一下,又蠕动了一下,就像春天来的时候,冬眠的蛇在深土里的反应那样。
      从根本上说,教牧辅导诉诸于一个人内部的情感、意志、灵魂,要唤醒那里的力量,让当事人得到启悟,获得觉察,发现他的生命并不在损害力量的掌控之下,而依然在上帝的创造之中;发现他并不被环境的因素和自身的经验所注定,只要他坚持成长,就会慢慢恢复上帝原创的那个样子。上帝的创造是生命的创造,意义伴随创造而来。而且,创造不是上帝单独进行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上帝的创造,与上帝同工,让自己经历内在的更新,生活会随之而改变。一个人的成长,就是配合上帝的创造,我们从事的辅导,就是参与上帝的创造。成长与创造,是人一生都在进行的事。当你老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回头来看自己的生活,你会发现:噢,原来我的生活是我与上帝在创造中同工的作品。

                                                                                    摘自《教牧心理辅导初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