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直面神学思想
教牧辅导

                                           王学富

      现在,中国基督教出现了一件新鲜事物,它象小荷才露尖尖角。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听说一个新的名词——教牧辅导(或称教牧心理辅导)。这个词不是中国教会的发明,而是一项在全世界许多教会已经开展起来的事工。在国外的神学教育中,神学生一般都会修读教牧辅导课程,甚至还要接受“临床教牧教育”(简称CPE,英文原名是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的训练与实践。这些年来,中国教会派出的神学生接触到这门课程,还有人专修教牧心理辅导专业。金陵协和神学院也曾邀请国外神学院的教授做教牧辅导的讲座或短期课程。“金陵”正式开设教牧辅导这门课是在2002年。事情的缘由是,丁光训院长听说我在国外神学院修读的是心理学与教牧辅导专业,建议我到“金陵”客座讲授这门课程,使我这个“金陵”毕业生有了一个报效母校和服务教会的机会。教牧辅导这门课得到不少同学的喜爱,他们表达了一个共同的感受:中国教会需要教牧辅导。
      教牧辅导是不是一个新生事物呢?其实不是。自从有了教会,就有关心会友的事工,如灵性栽培、生活辅助等,主要是应用圣经、教会历史和神学上的真理来教导信徒,这是教牧关怀的工作。教牧辅导教牧关怀同其渊源,同时又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事工,说它是“新鲜事物”,那是因为,与传统的教牧关怀相比,它有了一些新鲜的内容。教牧辅导除了继续应用圣经、教会、神学、伦理的资源之外,还引进了现代心理辅导与治疗及其他社会科学的理论与方法,对人的行为有了新的阐释,对教会面对现代社会新问题有了新的应对策略,等等。教牧辅导与教牧关怀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追根溯源,教会历史上许多伟大的牧者,可谓教牧辅导的先驱和导师。例如,圣奥古斯丁对人的恐惧心理与信仰上帝的关系有深刻见解,他的论述还论及人的潜意识,一部《忏悔录》展示了对人性的深切分析。马丁•路德对心身疾病早有洞察:“当心灵罹受痛苦、悲伤,身体随而羸弱、衰竭,真所谓心病难医!”因而他教导说,“教牧工作以安慰心灵疾苦为要务,对它来说,任何烦恼和悲伤都绝不是微不足道的,而是需要得到深切的关注。”再如圣弗兰西斯,他的一句话里蕴含着丰富的启示:“求主赐给我一颗勇敢的心,让我去改变可以改变的;求主赐给我一颗平静的心,让我去接受不可改变的;求主赐给我一颗智慧的心,让我去分辨什么是可以改变的,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还有伟大的神学家克尔凯郭尔,他是对人类心理与精神卓有洞察的基督教心理学家。
      我们查考圣经,会看到许多先知、祭司、智者、君王早就在做教牧辅导的工作。甚至,在我看来,上帝就是人类成长的关怀者和辅导者,他一直在呼唤、劝导、督促、感召不同时代的人出来承担自己的责任与使命,藉此使生命得以成长。耶稣道成肉身,自喻牧人和医生,一直在用各样的方式牧养、辅导和医治人类,四福音书中有五分之一的篇幅讨论耶稣医治的故事。有人批评他把太多的时间花费在病人、罪人、受困扰的人、被歧视的人身上,他这样回应:“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可2:17)圣灵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份,就是保惠师,也可译为辅导师。我们还看到,保罗书信充满了劝勉的话语和对人性冲突的体察:“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参罗7:14-25)。这是真实而深刻的心理分析。可见,圣经体现的不仅有信仰的真,神学的真,还有心理学的真。
      教牧辅导承袭教会传统,扎根于圣经基础,还反映了普世教会对现实处境的觉察与回应。正如心理辅导与治疗应现代社会需求而诞生,教牧辅导体现了教会的现实意识,表明教会在应时而变,对信徒日益复杂的需求与危机有了系统的应对策略。我们看到,中国社会自改革开放以来,进入了一个剧烈变动的转型时期,经济上的大幅度改革引发了政治、文化、观念、心理、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剧变,情绪困扰与心理障碍也与日俱增。教会是社会的组成部分,信徒也会遭遇各样的困扰与痛苦,如,成长创伤、生活危机(丧偶、离婚、事故、失业、重病等)、学业困难、人际挫折、竞争压力、婚姻问题、孩子教育问题……。因此人们会产生各样的情绪困扰或心理障碍,如沮丧、孤独、恐惧、焦虑、强迫、抑郁,甚至会导致精神病疾。所有这一切都对牧养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如何为会友提供具体的、既符合圣经教导又符合生命成长原理的辅导,这已经成为教会不可回避的现实挑战。
      或许有人说,我们有一本圣经就够了。的确,圣经是信仰的依据,其中还含有丰富的辅导原则,但我们不要把圣经降低为一本百科全书。我们身体有病,圣经不会告诉我们吃什么药,因而我们需要看医生;圣经也不会教我们如何修理汽车,汽车坏了我们就需要找汽车修理师;我们的孩子也不能直接从圣经学习数学知识,他们需要到学校去接受这门功课的教育。同理,面对人们的情绪障碍和心理困扰,信仰不应排斥我们在圣经之外借鉴和吸收某些关爱生命、助人成长的辅导与治疗策略。
      教牧辅导与一般心理辅导有所区别,大体表现在这样一些方面:(1)我们相信上帝是爱,这是我们教牧辅导的最基本的原则,教牧辅导是具体彰显上帝的爱。(2)我们相信人是整全的生命,包括生理、社会、心理、灵性(精神)四个层面(或者,体、智、德、群、灵五个层面);我们关注这些层面的整体发展,促成人的身量、智慧和爱上帝、爱人类的心一起增长。(2)我们会把“罪”纳入的辅导的考察范围,但反对把所有情绪困扰或心理障碍简单地归因于“罪”。(3)我们相信,邪灵影响需要慎重鉴别,一个基督徒要为自己在思想与行为上的问题承担责任,而不是把一切都归咎于魔鬼。(4)圣经是教牧辅导的基本资源,但不是唯一资源。圣经的教导与原则可作辅导的指南,但还需要应用其他具体的辅导方法。(5)教牧辅导可以利用祷告的力量来帮助被辅导者,但也不是用祷告包治一切和取代一切。(6)教牧辅导不是布道,而是进入当事人的生命经验,从而提供更为切合的支持与帮助,使当事人在体、智、德、群、灵各个方面都健康成长,活得幸福和有价值。(7)教牧辅导不仅要求辅导者具有个人品格和专业能力,还需要有丰富的灵性成长经验。
今日的中国教会,如果牧者能够接受教牧心理辅导的基本训练,会给信徒提供更为切实的关怀与帮助,这也更为具体地彰显了上帝的爱,使信徒与上帝之间的关系更为亲切和真实。的确,人和世界都不是完美的,而是半成品,依然在上帝的创造之中,上帝的创造包括教育、辅导、圣化、劝勉等。从这个意义上看,教牧辅导是对生命成长过程中遭受残损的部分进行修复的工作,这是与上帝的创造同心同工。
      教牧辅导是在教会背景里服务信徒,这项服务也可延伸到社会上任何一个需要关怀和帮助的人,他们虽然在教会之外,但不在上帝的爱之外。最早,教牧心理辅导是在西方教会开展起来,后来拓展到全世界其他文化背景的教会,它推动了教牧工作,还促进了社会服务工作。例如,新加坡的心理辅导业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专业的社会服务,它的滥觞则是教会背景下开展的教牧心理辅导。台湾和香港教会的教牧辅导与社会背景的心理辅导是在六、七十年代开展起来,且在日后的发展上资源互通,相得弥彰,共同造益社会。在中国大陆,社会背景的心理辅导开始于八十年代,教牧辅导则滞后二十年,现在是中国教会关注和开展这项工作的时候了。
现在的大致情况是,不管有没有接受过教牧辅导的训练,每一位牧师实际上每一天都在实践这项事工。被派出国留学的神学生或教牧人员在回国之后,在教牧辅导工作上起到过一些推波助澜的作用。“金陵”2002届毕业生接受过一个学期的训练,回到教会后,有人写信或打电话,反映教牧辅导这门课对他们牧养工作的帮助,还有毕业生分配到其他神学院,承担了刚刚开设起来的“教牧心理辅导”的教学。燕京神学院已经开设了教牧辅导的课程。福州神学院也正在筹备这门课程。江苏圣经学校曾对来进修的教牧人员进行过教牧辅导的讲座。也有教会开始关注教牧辅导,并且用讲座和短期培训的方式推动这项事工,如湖北的宜昌教会和襄樊教会。金陵神学院发行的《教材》开设了“教牧心理辅导探索”这一新栏目,有一些读者来信、来电做出积极回应,表达了各样的需求和要求。可喜的是,现在《天风》又开办了这个新的栏目,邀我著文,意在抛砖引玉,呼唤更多的同道来探索这个领域。我相信,我们中国的教会,有与西方教会共同享用《圣经》资源,也有自己的教会传统资源,还可以开发我们民族文化中丰富的辅导资源,会在这样丰厚的基础上发展出切合于中国教会的教牧心理辅导学,这也一定是对普世教会的一个贡献。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