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问题与回应
为什么后来一停药就要不正常了呢?

问题:
      为什么后来一停药就要不正常呢?

回答:
     我接待过一些被医院诊断有“精神分裂”和有心理疾病的人,他们普遍反应,在过去的治疗史中,曾经接受过各样药物治疗,而且是单向使用药物,但药物治疗对他们没有效果。我开始关注药物在心理治疗中的作用问题,我相信,合理的药物使用应该有其作用,但是单向使用药物(而不使用心理学和其他支持生命成长的方法)或者没有效果,或者弊大于利,甚至有害而无利。
     药物治疗的实质效用是抑制,大体上说是通过刺激生命机能或生物因素,来控制或降低发病可能性。但问题是,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不只是一个生理现象或生物结果,病状不仅反映为生理机能失调或体内物质病变,它涉及到心理、行为、社会的多重因素,如成长经验中的创伤或危机,个性因素,观念体系,思维习惯,行为方式,潜意识冲突,以及内在需求遭受剥夺,价值要求不得实现等等。心理辅导与治疗的主要工作是疏导和处理这些发病因素,促成生命成长与实现,让人活得幸福和活出价值。心理辅导关注的是整全的“人”,教牧心理辅导还关注人与上帝的关系这一层面,而不是停留在生物的层面上只看到“病”,更不是靠单一用药物来处理“病”。在西方的精神治疗与心理治疗体系里,有些医生既是精神病学家,也是心理治疗学家,他们的治疗是生命的治疗,而不是科学主义和物质主义的治疗。在教会里更有信仰支持下的心理辅导,我们称之为教牧心理辅导,上帝、圣经、教会都成了支持生命成长的资源。我国的医疗传统本来也是关注生命的,但现今的治疗却普遍存在着“只见病而不见人”的情况,甚至在心理治疗中也是如此,医生只看到人的生物机体,而看不到一个“全人”。迄今为止,我们中国教会也还没有发展出一种统合信仰资源的教牧辅导,去更为切实地关注与治疗那些有心理和精神困扰的弟兄姐妹。
     看到了“全人”,我们才会看到,生命自有各种需求,包括生理的,心理的,社会文化的,以及精神的或属灵的需求,这些需求得到合理的满足,人才会健康成长。如果生命需求受到抑制,就会给一个人造成压抑和伤害,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导致情绪、认知、意志、行为的问题,严重到一定程度就是所谓“犯病”。在心理治疗中,单一用药的目标是维持一个人不犯病,结果往往是让病反复发作,使人成为病人,甚至使人变成终生病人。有的医生不但一味开药,还用“医嘱”暗示和威胁病人:你要坚持吃药,不吃药就会犯病。有的医生会先要求病人吃三个月的药,然后加到三年,最后就达到了让病人终生吃药的目的。还有医生会周期打电话到病人家里,反复叮嘱:不能停药呀,一停药就会出问题的。如果说他们是单一用药,也不完全是这样,因为他们还会这样“辅导”当事人:记住,你在生活中要学会忍,不要让自己有什么企求,但求安然无事就好,别人求的,你不要去求,别人有的,你不要去想,不要有什么不满,不要发脾气,因为你是病人。总而言之,单一用药和持续医嘱都是向当事人灌输和强化一个观念:你是病人!
     单向用药的心理治疗反映的是这样一种生命观:人不过是一个生物机体,因而只能用药物解决一切问题。在这样的治疗理念里我们看不到人文关怀,它忽视了生物基础之上的社会文化因素的影响,无视人有追求理想、寻求意义的生命需求,以及生命本身就有的形而上精神需求。我们要问,什么样的药可以让一个人活得有意义呢?有一位心理学家叫弗兰克尔,他把追求意义看作是人的本质需求,他断言:没有意义,人就无法活着。基督教心理学家克尔凯郭尔把人定义为一个精神的存在,强调人与自我与他人与上帝的关系。古希腊从政治需求的意义上把人定义为政治的动物。笛卡尔这样理解人:“我思故我在”。有些具有基督教信仰的思想者这样定义自己:“我信故我在”。这一切都说明,不是生物基础在决定人是“人”,而是那些生物基础之上的心理与精神部分在决定人是“人”,是这一部分决定了人高于动物。既然生物层面不是人的全部,心理问题就不能单一用药物来处理或解决。我们相信,生命的本质需求与成长方向不是成为病人,也不只是不成为“病人”,而是成为健康的人,发展的人,实现自身价值的人,在创造的进程中与上帝同工最终达到完满的新人。
单向的药物治疗对心理治疗非但无效,还会贬抑人的自立与自尊,给人造成生理与心理依赖。即使不是单一用药,也需要考虑药物的某些危害性。英国临床心理学专家肯纳利在《战胜焦虑》一书中谈到用药问题,他说,镇静药物无助于人们处理心理危机,长期使用还可能带来危害。“有几个明确的理由证实,使用心理学的方法要比药物或以药物为基础的方法更好:第一,临床实践表明,药物并不比心理学的方法更有效,且会产生依赖性;第二,药物给使用者提供了逃避现实的手段,并易在心理上对药物产生依赖;第三,药物仅仅是简单地掩盖了担忧、恐惧和焦虑的症状,而无法祛除问题的根源,使易引起应激反应的源头仍然存在;第四,药物还会带来一定的副作用,这可能加重一些对身体过分敏感者的焦虑情绪。”
     心理治疗中单向用药相当普遍,探索起来,大概有这样一些原因:(1)人们更倾向于以生理治疗的模式来理解心理治疗,习惯进医院和拿药,以为这样才够实惠;(2)药物治疗迎合人们病急求治的心理,以为药物可以尽快消除病苦。(3)药物治疗满足了人们求捷径的心态,因为相对而言,心理学方法的治疗需要一个与当事人互动的过程,其中会要求当事人配合,调动自身力量,领悟问题根源,学习责任行为,思想与生活上作出改变等;(4)单向用药对医生来说也是一个简便省事的捷径,它不要求医生具备怎样的生命素质(一定的诊断知识与医药知识即可),医生不用花许多功夫对当事人的生命与生活做多层面的探索,也省却了治疗方面的许多“麻烦”:如寻求与尝试各样的辅导方法,包括面对自身资源枯竭、处理病人阻抗等等;(5)具有真正的生命素质与专业水准的心理医生目前尚不多见,的确使一些求助者没有得到有效的辅导与治疗,转而寻求药物治疗;(6)单向用药的医生不相信真正的心理治疗,他们会(或出于无知或出于有意或出于片面的真实)宣传这样一个误解:心理学方法的辅导与治疗会延误治疗时机。(7)药物治疗的高额赢利是一些医生在精神治疗和心理治疗中不合理用药的内在动因。总之,单一用药反映的是心理治疗中人对人没有爱心与耐心,人对生命缺乏理解力和想象力。
     需要说明,虽然我们看到在心理治疗中单向用药效果不佳、无效甚至有害,我们也需要肯定药物在心理治疗中的作用。某些类型的心理病症需要配合药物进行治疗,特别是当某些心理疾病发展到相当的程度之后,药物治疗是有必要的和有助益的。例如,对中度以上的抑郁症辅以药物,可以使症状在一定时期和一定程度上得到有效控制,可以调节当事人的情绪状态,从而为使用心理学方法的辅导赢得一个工作时机或操作空间,从而推进治疗的有效性与彻底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