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问题与回应
我的“病”能好吗?

问题:
     我的“病”能治好吗?

回答:
      我曾经接待过一些被诊断为“妄想症”的来访者,他们一度生活在幻想的状态里,认为自己拥有至高权力或富甲天下或智商超绝,或者干脆说自己是上帝。每个人的妄想背后都有这样一些事实:家庭环境中受到过度保护和过度强迫的成长经验,个性偏差,社会适应能力薄弱,生活统合能力缺乏,难以在现实中确认自我角色……但这一切都不是注定的因素,而是可以突破的,可以超越的,只要我们有信心、爱心与耐心,有理解力、想象力与创造力,我们就会通过一个辅导过程帮助他们成长,使他们找回自己,活出自己,在真实的生活里扎根,枝繁叶茂,显示出上帝赋予生命的荣耀。
      心理治疗不应是一套刻板而冷漠的程序,更不应是药物万能的治疗模式。因为服务对象是生命,治疗就需要有充分的灵活性与创造性。我在杜克(Alvin Dueck)的一本书里读到一个这样故事 ,讲的是美国精神病治疗学家艾瑞克森(Milton Erickson)的一个治疗案例。一天艾瑞克森在医院里遇到一个病人,他向艾瑞克森自我介绍说:“我是耶稣基督。”艾瑞克森没有给这个病人下一个诊断(例如,妄想症或精神分裂之类),也没有说他是魔鬼附身了,而是很随意地跟他聊起天来,其中还聊到了木匠这个行当。后来艾瑞克森还问那位病人会不会干木活。这位病人还真会。艾瑞克森请他帮自己做一件家具,这位病人说可以。艾瑞克森就请他帮自己做一个简单的家具,几天之后这个工作就完成了,还真不错。接着,艾瑞克森又请求这位病人再为他作一个家具,这一次,艾瑞克森在技术要求上有所提高,但这位病人最终还是完成了这样一件工作,而且家具做得相当精美……。后来这位病人就出院了,找到了一份工作,也不再认为自己是“耶稣基督”。这位病人的问题是,他在现实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和角色,这会给他造成长期而深刻的困扰,以致一度幻想自己是耶稣基督,以此得到虚幻的自我安慰。后来他在治疗中发展了自己的现实能力,又在生活中找到了真实的自己,自此放弃了妄想。
      如果单从表面“症状”来看,心理问题或精神问题是一件极为不幸的事。但人们往往没有看到,在“症状”下面潜伏着强大的心理力量或生命力量,如果当事人坚持成长,这些力量最终会长出蓬勃的生命景象。我接待的许多来访者就是在辅导过程意识到了自己内在的力量,他们后来不但超越了自己的“症状”,而且发挥出了这内在的生命力量,从而在生活中不断有所突破,变得越来越优秀。我们在人类历史上也会看到这样一些人物,他们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历过相当严重的心理困扰,但这些并没有阻碍他们后来发挥出生命的巨大能量。伟大的心理学家罗杰斯(Carl Rogers)和荣格(Carl Jung),伟大的神学家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和克尔凯郭尔(Soren Kierkegaard),中国古代的伟大哲学家庄子,都是这样的人。孤独的荣格在少年时期常常坐在山坡上的一块石头上,长时间陷入冥想状态,以致分不清是石头与自我之间的界限。这种精神异常的状态在庄子身上也曾发生过,就是所谓的庄周梦蝶的故事。庄子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蝴蝶,但醒来之后陷入恍惚状态,不知是庄周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周,分不清自己是蝴蝶还是庄周了。但不管是荣格还是庄子,都没有因为这种精神上的“异常”而自我贬抑,反而坚持成长,成为对人类心理与精神成长产生重要影响的人物。
     心理治疗不大是医学意义上的治疗,虽然在某种情况下借助药物是有必要的,但它的本质是促进生命成长与自我实现;教牧心理辅导更是参与上帝对生命的创造进程,帮助人在身体、心理、社会、属灵各个方面“一同增长”,直到“满有上帝的样式”。有效的心理辅导是支持生命长大,大于心理疾病;是增进生命力量,超越心理疾病。当生命长大了,心理疾病就变小了,因而也被克服了;当心理疾病被超越了,因而也失掉了对生命成长的控制力和破坏力。我们的信仰历程是一个生命成长的历程,让我们一步一步进入上帝的大生命,在那里,疾病的阴影被生命之光完全驱散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