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与督导
督导:一场不愉快的谈话


督导:一场不愉快的谈话


基本情况:
求助者是一位女性,夫妻关系不和,导致丈夫离家,在外面独自租房居住,妻子希望丈夫回来跟她好好过日子。后来,丈夫回来了,但她觉得丈夫人回来了,心没有回来,只是迫于压力回来的。因此,夫妻在一起也不开心,两个人还是合不来,只是勉强在一起,没有意思。

辅导节选与督导:
辅导师(下文简称“辅”):他不回来,你对他怎么说?
当事人(下文简称“当”):为了孩子,回来吧。
辅:你丈夫怎么回答?
当:他说:总是为了别人,没有意思。一个人应该为了自己。
辅:你只是觉得丈夫回来,是为了孩子吗?
督导:
这是具有启发性的问题。
当:我对他还是有感觉。
辅:你有没有这样对你丈夫说?
当:没有。
辅:你丈夫说,总是为了别人,没有意思。这话你是怎样理解的?
督导:
这话问得好,起到启发对方反思的作用。
当:……(沉默)
辅:你经常打热线,已经很长时间了,辅导师该给你的建议也给你了,而你只是来讨方法。我想问你:你到底希望从婚姻中获得什么?你自己想到了什么?真实去考虑一下,来正视这个问题。
督导:
这里有一点教训对方的语气。
当:我觉得,他回来,我们可以好好过日子。
辅:好好过日子,是什么意思?
督导:
辅导师的语气里有不烦耐,似乎与前面几次辅导没有出现期待的改变有关。
当:……
辅:他回来两个月,为什么又出去了?
当:他说闷死了。回来之后,一点都不高兴,经常喝酒、抽烟。
辅:你们在家是怎样相处呢?
当:我想逗他,他不开心,他的脾气很固执,改变不了。
辅:你自己的感受是什么?在这种家庭氛围里面?
当:我觉得特别苦。他就像一个东西一样回来了。
辅:那你觉得维持婚姻的意义何在?对你来说,意义是什么?
当:我也说不清,想割舍吧,但也说不清。
辅:舍不得什么?
当:心里很痛呀。
辅:你仔细想一想,什么还能吸引他回来?你觉得你丈夫还能回头吗?这个家对他还有吸引力吗?你那个时候想他回来,是怎么想的?他回来之后,你做了什么让他留下来?
督导:
这里需要同理的回应,但辅导师的话显得不怎么体谅对方的感受。
当:他那个时候回来,也是被迫的,我也没有做什么,只是我觉得,孩子需要有爸爸,其实,我心里……
辅:那么这个婚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督导:
这是不好的问话。辅导师没有体会当事人的感受,似乎有引导对方放弃婚姻的意味。
当:他还在赌气。
辅:他这个赌气是什么意义的赌气?
当:我也不知道。
辅: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希望你在每一次跟我讲的时候,都去想一想,但每次你都是这样:一遇到一个你觉得自己过不去的问题,你就说你不知道,你问我们,难道我们知道吗?
督导:
辅导师的话里有太强的指责,这不利于跟对方建立关系,反而可能增加对方的无能感、无助感。在辅导中,辅导师需要陪伴当事人经历她的难处,体会她的苦衷,在充分的同理。辅导的过程是由许多的细节构成的,如果辅导师在细微之处做得好,才会构成一场好的辅导。在这里,需要特别提醒,辅导者应注意自己的情绪。
当:现在我觉得什么都不能做,我只能拖。
辅:你看,你就是拖。
督导:
督导师:在这里,应该如何回应?如果你一时不知道怎样做出恰当的回应,可以停一下,让对方说下去。但你的这个回应里,在明显的情绪因素。我猜想,你在经过了前面的几次辅导之后,看到当事人没有做出什么改变,便产生一种不耐烦的情绪,想快刀斩乱麻,你的语气似乎是说:你不要再来烦,我也不想烦你的事了。
辅导师:我听到她那么高姿态地贬低那个女人(丈夫的情人)的时候,我就生气了……
督导师:你不能指望当事人说她丈夫的情人像天使呀。
当:我只有这样拖下去,他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我们这样拖,谁怕谁呀……
辅:你先听我讲……你听我讲,好不好?你现在这样跟我说话,我想你平常也是这样跟你丈夫讲话,是吗?
当:他不听我的,我也不听他的。
辅:你听过他吗?你现在还能倾听别人吗?你觉得你可以听吗?你能不能总结一下,我前面跟你说的话里表达了哪几层意思?我刚才想问你什么问题,你听到了吗?
督导:
督导师:这里可以听出,你是在指责对方,你的指责会给当事人造成压力,甚至造成压抑,使她觉得难以向你倾诉。到了这里,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角色在发生变化,你对待求助者,成了老师教训学生,父母教训孩子。这可能给当事人造成这样的感觉:大家都对我烦了,我不可爱,丈夫在外面找了情人,现在,我打热线求助,连辅导师也厌烦我了。
辅导师:如果我觉得这场辅导进行不下去了,我该怎么办?
督导师:一、你可以更多倾听当事人,让她表达,让自己的情绪有所疏通;二、你可以跟当事人讨论,了解她对辅导有怎样的期待,她打电话来,想从你这里得到怎样的帮助?三、你也可以实施转介,把她介绍给另一个辅导师,而不是勉强辅导;四、你在结束这个辅导之后,可以暂停一段时间,反思一下你做的辅导中,是什么因素在影响你的情绪,你可以寻求系统的督导。
当:我也听,但他总是把问题推到我身上来。
辅:刚才你在说话的时候,我问你问题。我问了什么问题,你听到了吗?
当:听到了,你问的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督导:
督导师:这场辅导录音听到这里,总结起来,这是一场不愉快的谈话。
辅导师:是的,我当时不觉得,回头听录音,意识到我在辅导中很不耐烦。
督导师:现在,如果换位思考一下:你在当事人的位置,听到别人这样对你说话,你会有怎样感受?
辅导师:是的,如果别人对我这样说话,我会感到很难过的。
辅:那我现在问你,你想吸引你丈夫留下来,但这个家庭中有什么对他才有吸引力呢?
当:我不知道。他说有这么多事情,觉得不开心。他为什么会这样说?我也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第一,我们经常吵架,他对这一切都厌烦了,怕进这个家。第二,他跟我之间有这么多矛盾,父母都知道了,我就觉得他的心更不在这个家里面了。第三,他好像跟别人有这个事情了。
辅:你丈夫现在是这样的,我们拿他也没有办法,你是不是可以为自己多考虑一下呢?
当:你的意思是……?
辅:你丈夫不回来,你怎么让自己过得好一些?
当:你说“让自己过得好一些”是什么意思,离婚,是吧?
辅:你觉得你们的婚姻还有可能性吗?这可能性在什么地方?
当:他对我并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辅:你觉得在什么地方可以挽回?
当:我现在吃不好,睡不好,不能理性地对待这件事情。
辅:这是你自己的感觉。
当:但能不能挽回,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事,这是两个人的事。
辅:你觉得你需要在哪些方面努力?
当:我需要让他有一些时间,自己去反省。
辅:你已经想好了,那就让他反省吧,你继续等待下去吧。
督导:
这里分析一下情况:到了这里,辅导者似乎已经放弃了,而当事人还在做出努力。在这种情况下,辅导师首先要肯定当事人在为挽回婚姻而作出的努力。例如,当事人说:我觉得心里很苦,很苦,我做了很多努力。辅导师可以说:是的,这是很不容易,但你的努力是值得的。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辅导师可以协助当事人找到关系中存在的问题,改变不恰当的沟通方式。然而,在这场谈话中,辅导师的情绪遮蔽了自己的辅导资源。
当:是的,我需要给他时间,可是我觉得我没有把握。
辅:你觉得我可以给你一个“把握”吗?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就要承担这样的后果。如果你要他回来,现在你只能这样了。
当:我现在把孩子带好,保重自己。我也跟他说了,你在外面这个事情,我也原谅了你,但不是因为你要离婚,我才原谅你。
辅:他听了之后,有什么反应?
当:他没有吭声。于是我对他说:你有什么困难,难处,你跟我说。我不会闹呀,打的。你玩玩而已,怎么能不顾家呢?我问他:是不是牵扯到钱的问题,还是有什么问题你觉得不好处理?他也不说。
督导: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辅导者的消极,当事人的积极,辅导者放弃了,当事人还在努力,这形成了对照。
当:其实这样等待,我是最痛苦的,也许他在外面过得很开心,他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多开心呀。想到这些,我就不会开心了。他是不是在折磨我?他是我的丈夫呀。一冷静下来,我觉得自己挺可怜的,生病了,连一个端水的人都没有,忙的时候还好,一个人的时候,就……
督导:
这里,求助者在讲述自己的难处与苦楚,辅导师却没有回应。接下来,是一段时间的沉默,但这是一个冷漠的沉默空间,辅导师向这个空间传输些许温暖的同理。
当:……我舍不得我的孩子。
辅:没有人让你不要孩子呀。
督导:
从这话里可以听出,当事人知道辅导师的意思就是让她离婚。
当:我怕他缺少父爱呀。
辅:他可以去看爸爸呀。
督导:
你看,果然这样。辅导师的意思似乎是让对方放弃婚姻,但对方还在努力。这里就涉及一个辅导方向的问题。当事人有自己的目标,而辅导师似乎强拉着她走向另一个目标。
当:他还是爱爸爸的。离婚之后,孩子就不能经常接触爸爸了。
辅:其实不在一起了,父亲依然是父亲呀。
督导:
这里,我们看到,辅导师把个人的观念或意愿强求给当事人,忽略了当事人的伤害和痛苦。听到这里,我不禁要问:辅导师何以如此漠然,听不到对方的情感与伤痛呢?
当:离婚总归对孩子是最大的伤害。
辅:如果你愿意为了孩子而牺牲你自己,我们确实很敬佩你。
当:别人会笑话我,觉得我很傻。
督导:
求助者其实是一个很敏感、很聪明的人,她知道辅导师的目的是让她离婚,甚至,她从辅导师的话里听出了嘲笑的意味。
辅:你自己想怎么样呢?
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辅:没有人会告诉你一个万全的办法,没有人给你一个完美的答案。那么,你不把一切交给时间吧。
当:我也想过,把孩子丢给他,从此去过我自己的日子。我的单位好,我有两幢房子。他这种人对我不好,我就去一个对我好的,肯定比他过得快乐。
辅:为什么不能这样?
当:但是,我又想,这样做对孩子太大了呀。
辅:你们的婚姻是这样子的,对孩子的伤害不大吗?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当:……
督导:
这场辅导录音听到这里,需要做一个总结。
辅导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辅导师有权威,这权威是求助者赋予我们的,我们要善用权威、慎重权威,而不是滥用权威,用自己的意愿去干扰当事人的选择,以至于给她的生活造成更多的困难。
婚姻问题的背后有许多复杂的原因,辅导师需要深入去理解,慎重去处理,协助对方沟通,医治伤害,疏导情绪,恢复关系,不要轻言离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