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与督导
案例:放下手中的石头

放手你手中的石头
一个耶稣辅导的案例


      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翰福音8章三至十一节)

“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记载在约翰福音里的这个故事,是耶稣辅导的一个案例。我在做辅导员培训的时候,有时会引用这个案例,向学员提出一个问题:“面对这种情况,你们会怎么办?”每个人都感到为难,因为这是一个两难境地:一方是摩西律法,一方是活生生的生命。不管辅导朝哪个方面走,似乎都不行。辅导陷入僵局。
遥想当年,那是一个剑拔弩张的情境:一群文士和法利赛人把一个犯了奸淫的妇女带到耶稣面前,试图利用她来诘难耶稣,找到陷害他的把柄。耶稣面对着一个两难选择的窘境,不管怎样回答,都可能导致可怕的后果。读到这里,我们真为他捏一把汗。这时我们却看到,耶稣未作回答,而是蹲下身来,用手指在地上画字。此时此刻,一切都停止了,人群寂然无声,空气都紧张得凝固了一般,甚至整个世界都在倾注这一刻,而这一刻仿佛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文士和法利赛人受不了了,催促耶稣做出回答。终于,我们又看到,耶稣站起身来,对他们说了一句话:“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宁静一下子被打破了。此语一出,一石激出千层浪,在人群中引发一番骚动,人们在交头结耳,无法想像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我曾想像,耶稣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神情该是怎样的镇静、威严、真实,充满震憾力。多少个世纪过去了,人们对耶稣的智慧与勇气叹为观止,但不知道有多少人体会到,耶稣的回应还体现出他对人性的基本信赖:“你们中间谁没有罪,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这话表明,耶稣对人性有正面的看法,他相信人内心有良知,这良知会帮助他们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这良知就是自知之明。只是,在许多时候,这良知处于遮蔽的状态,需要最高智慧的人来洞幽烛微,振聋发聩,发人深省,使人茅塞顿开。耶稣的这句话如此简短,却带有直面的锐力,直指文士和法利赛人受到蒙蔽的良知,要从那里激发出自知之明来。在整个辅导过程中,耶稣没有声色俱厉地指责他们,没有冲上前夺去他们手中的石头,甚至,他的那句话,从表面来看,似乎并没有明确表达制止的意思,但却潜入他们的内部,直接对他们的良知说话。奇妙的效果发生了,文士和法利赛人放手了手中的石头,“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
      我想到罗杰斯。罗杰斯是“当事人中心疗法”的创导者,他的基本理念是:每个人内心都有一种智慧,会帮助他判断对与错,并且作出选择,而辅导就是让这内在智慧自然显现和流露出来。这内在智慧,就是人的良知,就是人的自知之明,也可以说是人内部的上帝形像。人的问题就在于,良知受到遮蔽,无法发出自知之明。从这个角度来看,耶稣的辅导和罗杰斯的理念是一样的,辅导的重点诉诸于人内心存在的那个良知部分。这也正如诗篇中所说:“我颂赞上主,因为他指导我;夜间,我的良知唤醒我。”(诗16:7)
      许多人以为,基督教强调的是罪,对人性有相当负面的看法,认为人性是完全败坏的,只会选择错误,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因此只会走向堕落。但是,从耶稣的辅导里,我们似乎可以总结出一个更全面的人性观:人性会受到遮蔽,但良知依然存在,这良知会帮助人做出判断和选择。这良知,是人内在的自我形像,它与上帝的形像联系在一起,当人的自我概念在生活中受到扭曲,他内在的上帝形像也一并受到损害。从这个角度来说,辅导就是一个修复良知的工作。关于良知的作用,以及人失掉良知的情况,圣经有不少描述,甚至有些章节把良知与信心并列。例如,“这命令的目的是要激发爱;这爱是从纯洁的心、清白的良知,和纯真的信心所产生的”(提前1:5)。“要持守信仰和清白的良知。有些人不听从自己的良知,因此他们的信仰触了礁(提前:1:19)。“他们的行为显明了法律的要求是写在他们心里的。他们的良知也证明这是对的;因为他们的思想有时候谴责自己,有时候为自己辩护”(罗2:15)。“我们所夸耀的是∶我们的良知证明我们在世为人,尤其是我们跟你们的关系,都受上帝所赐的坦率和诚恳所支配,而这是由于上帝恩典的力量,不是由于属世的智慧。”(林后1:12)“所以,求你赐给我一颗善于识别的心,能判断是非,好治理你的人民。不然,我怎么能统治你这么众多的人民呢?”(王上3:9)与这些圣经章节相类似,我们在辅导中常常听到圣弗朗西斯的祷告:“求上帝赐给我一颗勇敢的心,让我去改变可以改变的;求上帝赐给我一颗安静的心,让我去接受不可以改变的;求上帝赐给你一颗智慧的心,让我去辨别什么是可以改变的,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

耶稣在地上画字


      耶稣用手指在地上画字,这成了一个谜,让历代许多释经家和基督徒煞费苦心。有人解释说,耶稣这是在记那些文士与法利赛人的名字,等到将来好审判他们;有人说,面对危险情势,耶稣在祷告,向上帝祈求智慧;有人说,耶稣这样做是为了让情绪平静下来,冷静以对等等。每一个解释背后,都反映解释者的立场或视角。我读这段经文的时候,则是从辅导的角度,看到耶稣是一个辅导者,他用手指在地上画字,有十分丰富的辅导的意义。首先,这让我一下子联想到我们在辅导室的情形:当事人向我们讲述,我们随手做一些记录。在辅导的过程中作记录,一方面有利于接续下来的系统辅导,也可以帮助我们整理自己的思路。例如,在当事人讲述的过程中,我们头脑里会涌现了一些想法,但在当时不便打断,就把它们记下来,等到适当的时候,再向当事人提出来。我这样理解,不见得是对耶稣用手画字的解释,算是顺便介绍辅导中的一个方式。
      辅导发生效果,不完全靠着辅导者说多少话,有时候,辅导者不说话,反而会产生“此处无声胜有声”的效果。在辅导中,辅导者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使辅导产生效果,包括他的神情举止,如果表达得好,都可以成为促成辅导效果发生的因素或条件。从当时的处境来看,耶稣用手在地上画字,也许是一种避开锋芒、转移注意的迂回策略。让我们置身于当时的情景:从外在局势来看,所有人都盯着那个妇女,简直是群情激愤,一不小心,就会激发某种极端的行为,导致可怕的后果;从内在心态来说,文士和法利赛人一心想陷害耶稣,他们的良知完全被遮蔽了,在诘问耶稣的时候,他们表现得锋芒毕露。在这种情势之下,耶稣对事情、对环境会作出怎样的反应,真是关键到牵一毛而动全身的程度。这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选择了这样一个行为:蹲在地上用手指画字。就我个人的理解,这是一个特别的方式,很可能产生一种特别的效果。耶稣使用的是焦点转移的方式,通过避开锋芒,转移注意,使人们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他的行为上面,从而达到减弱人们的激烈情绪,缓冲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内心欲望,同时也腾出一个空间,让他们看一看自己的内心,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
      辅导需要掌握火候,一环扣一环地往下进行。待时机成熟,耶稣便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如果说,耶稣画字的行为,是为了在当时紧张得密不透风的情势下腾出一个空间,现在,耶稣说的这句话,意在提醒文士和法利赛人去直面自己的内心,看到他们的良知受到了遮蔽。他们需要反省,让良知恢复,进而让恢复的良知来观看他们现实的行为——让他们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最开始,他们带着那个妇女来找耶稣,当时他们内部只有审判,没有良知。当耶稣在用手指在地上画字,他们的良知可能有了一点机会偶尔显现一下,但他们忽略不顾。他们手里拿着石头,他们内心还有一块石头,就是给他人定罪的心。当耶稣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内心的这块石头开始松动,但他们并不愿意轻易放弃。他们在挣扎。在这个时候,如果强制他们把心中定罪的石头移开,把手头的审判的石头放下,恐怕还做不到。因此,我们又看到,耶稣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又一次蹲下来,用手指在地上画字。
      可以另外假设一种情况:当文士和法利赛人把那个女人带到耶稣面前,要用石头打死她,并以此来诘难耶稣。如果耶稣救人心切,情绪愤怒,从一开始就指责他们:“你们自己没有犯过罪吗?”这可能会导致一种对峙,引起一通争吵,而在激烈的争吵中,双方都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以至于双方的情绪被激化起来,冲突的行为随之发生了,那些人开始把石头投向那个女子……这时,耶稣所能做的,不过是把其中几个人推开,但是,有更多的人在向那个妇女身上投石头。而且,正如中国古代的故事,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事情的结果可能是耶稣也遭到陷害。这种假设是可怕的,耶稣没有这样做,悲剧没有在这时发生。当然,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事情变得不可控制,耶稣可以使用神迹呀。但是,他没有,他选择用人可以做到的方式去做了,并且通过这样一个过程,让我们切切实实从他的辅导中学到了智慧。我们不能行神迹,但我们可以像耶稣在这个故事里所做的那样去做。
       耶稣用手画字也让我想到罗杰斯的非指导性治疗理念。罗杰斯相信,每个人都有自我成长的趋向,他的内在智慧会帮助他做出符合“成长趋向”的选择。因此,罗杰斯不主张辅导者过于用“指导”去操纵和支配当事人,而强调辅导者在辅导过程中,营造一个接纳、支持的环境,使当事人通过自我讲述,让自己的内在智慧自然涌现出来。因此,罗杰斯在跟当事人交谈时,往往只是简单地点点头或嘴里“嗯”“啊”地应着,似乎是在说:“很好,请继续说下去,我正在听着呢。”因此他被人称为“嗯啊治疗大师”。在耶稣的辅导过程中,我们发现,他没有说许多话,还几次蹲在地上用手指画字,但他的辅导去释放出一种非凡的影响力。在我看来,辅导本身就是施加影响,并不存在绝对的“非指导性”。罗杰斯的“非指导”的真正意思是,用最好的方式去施加影响,即,辅导者不突出自己,不强制干预,给当事人留下空间,让他通过自我表达,产生自我觉察,洞悉自己的行为,以及行为背后的动机,从而做出新的选择,成为具有自主能力的人。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辅导者使用非指导方式,目的是培育当事人自我指导的能力。这给我们这些辅导者一个重要的提醒:辅导与密切相关,在我们的文化环境中,我们意识到,有许多过于强势的“教导者”,在辅导中会表现出过强的“好为人师”的倾向。耶稣的辅导则不是这样,其中体现了某种“非指导”的性质,他把最好的干预效果寓于不干预的形式——他用手画字,他说了一句很简短的话:“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这行为,这话语,显得如此不动声色,却给人带来“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震憾。

“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


      要成为一个好的辅导者,需要具备很多条件,其中一个基本条件是:对人性有一种基本的信赖。如果一个人认为人性完全受到罪的辖制,光明全被黑暗淹没了,他不会去辅导,只会去定罪和审判。文士和法利赛人不能成为辅导者,那是因为,他们对人性没有基本信赖,他们自己的良知也被律法遮蔽了,面对别人的错误,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定罪和审判:“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但耶稣却在启发他们的良知:“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读到这里,我们可能会很担心:如果文士和法利赛人的良知不足以撼动律法的沉重,可能出现的结果是,他们把手中的石头投向那个妇人。当时,他们手中握着审判的石头,这也意味着律法赋予了他们审判的权柄。但是,耶稣却对他们寄予希望,相信和等待着良知在他们内心恢复和显露出来。耶稣等待着,用手指在地上画字。在等待的过程中,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耶稣又一次蹲在地上用手指画字。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漫长等待,终于出现了他所期待的结果——“他们听到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走出去了”。
      我们可以问自己,置身于当时的情境,我们敢于说出这句话吗?因为担心,我们很容易这样想:如果文士和法利赛人良知泯灭怎么办?而这样的情况,在圣经中时有发生,在现实生活中更是俯拾即是呀。在许多人的内心里,良知被一些看似合理甚至神圣的规条所遮蔽,这些规条被当成真理,它们显得如此庄重威严,简直铁定如山。它们遮蔽了人的良知,而这遮蔽又是何等深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岂敢对良知抱有什么希望呢?但是,恰恰就是在这样的情境里,那伟大的医治者,用他最具生命力量的话语,开启文士和法利赛人内心积重难返的愚昧和骄傲,让良知发出光亮,让他们放弃最初的选择——文士和法利赛人放下手中的石头,一个一个走出去了。
       伟大的医治者有一个共同的态度,他们对人性持肯定的看法,但不忽略人性会受到遮蔽的事实,同时又对之予以充分的体谅。用辅导的词汇来说,这叫同理。罗杰斯很看重人的自我概念,即人对自己的基本看法或评价。根据当事人中心疗法,人生成长的目的,是活出真实的自我,但人在成长过程中,如果遭受过多的负面评价,他的自我概念可能会变得扭曲,以致于拥有很低的自我形像。这样的人在生活中会觉得自己毫无价值,因而不敢确定自己,总要依赖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他们内心充满不安全感,时常感到紧张、焦虑、烦恼,以至于产生各样的异常行为。我们在圣经里看到,文士和法利赛人动辄以审判或定罪的态度和方式对待他人。他们抓住和审判那个犯了错误的妇人,这不会使她变得好起来,只会进一步损害她的自尊,使她更加觉得自己是污秽的,是罪不可赦的,当她感到毫无希望的时候,她也只会选择自暴自弃。这时,我们可以说,法利赛人已经用审判的石头把她内心的自我形像砸死了。这个女性使我想到我在辅导中遇到的一些案例。有一位女性,虽然她拥有很好的外在条件:年轻美貌、家境殷实、名校毕业、收入颇高,但她在成长过程中,受到一些负面因素的影响,内心里发展出一个很低的自我形像,以至于她在跟我谈话中,称自己不过是一只臭虫。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毫无价值,他也不会努力去活出有价值的生活。
      罗杰斯肯定人性有积极的因素,如理性、责任感、向善的要求、成长的渴望等,在他看来,人在本质上是值得信任、可以合作的。但法利赛人对人性没有积极的看法,他们眼中所看到的都是人的污秽,他们看不到人身上好的部分。辅导有一个基本的要求:“在不好的中间找好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正好相反,他们总是要“在好的中间找不好的”。圣经有一句话说:“对洁净的人来说,一切都是洁净的;但对那些污秽和不信的人来说,没有一件东西是洁净的,因为他们的心地和良知都污秽不堪。”(多1:15)从这个角度来看,或许法利赛人内心里积累了太多的污秽,以至于他们看人、看世界的眼光都充满了污秽,因而觉得人和世界都是污秽的。他们意识不到自己内心的不洁净,或者,他们拒不接受自己身上也有不洁净之处,因而会采取一种防御性的方式,把这些污秽投射到别人身上。这种行为在心理学上叫“阴影投射”。耶稣用生动的比喻对他们说:“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太4:7)他们之所以被耶稣称作“假冒为善”,是因为他们通过审判别人、给别人定罪,让自己获得一种自义感,就像把污水泼到别人身上,来显示自己的圣洁一样。对于他们的行为,耶稣会予以严厉指责,称他们是“粉饰的坟墓”、“只洗杯盘的外面”。现在,文士和法利赛人又来给这个妇人定罪,并且要用石头打死她,耶稣的话直接指向他们的良知:“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作为辅导者,我们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有没有受到某种触动?在辅导中,我们是在真心倾听和同理前来求助的人,还是在判断他们和给他们定罪?我们有没有在不自觉之间,从一个辅导者蜕变成了一个审判者?我们手里似乎没有拿着石头,但是,我们内心里有没有审判的石头,通过我们的话语砸向我们周围犯过错误的人?砸向前来向我们求助的人?作为辅导者,我们需要对内心的审判倾向有敏感的觉察,不让自己受到它的控制,以至我们以为自己在做辅导和医治的工作,却在无意识之间损害了他人。在我们的辅导中,审判的石头会成为我们的局限,阻碍我们对人的信任,遮蔽我们的良知,让我们总是用消极的方式看待人、对待人,以致失掉许多医治人的机会。耶稣的辅导给我们一个最大的提醒,就是让我们放下心中审判的石头,选择信任与尊重,在人身上永远看到成长的可能,永远给人提供改变的机会。

“我也不定你的罪”


      辅导继续进行。到了后来,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这场景罗杰斯的一个治疗理念,也是直面疗法强调的一个辅导概念,叫去伪存真。它包含这样一层意思:在自我成长的过程中,有许多因素会影响我们,使我们变得虚假,戴着面具。一个人必须经历去伪存真的过程,从面具后面走出来,活出真实的自己。结合耶稣的辅导,我们看到另一层含义:文士和法利赛人是虚假的辅导者,他们一个一个退出去了,而耶稣是真正的辅导者,跟那个妇女(当事人)建立了“直面”的辅导关系。“直面”的辅导意义是,生命面对生命,生命影响生命,生命之间有神秘的互动,这在耶稣与那位妇人之间发生了。
      走过耶稣的辅导过程,我们看到,他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在向当事人确认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这是何等美妙的辅导!需要细细品赏。首先,我们可能有疑问:耶稣为什么要问“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那些人不是一个一个离开了吗?难道妇人没有看见吗?耶稣说这话,是不是明知故问?我们可以设想到的情况是:这个妇人被文士、法利赛人抓来的时候,认为自己罪不可恕、必死无疑,内心里早已放弃了任何希望。她带着这种绝望的心态,低垂着头,等待投向她的石头,但求一死。这时,情况发生了转机,文士和法利赛人一个一个离开了,她也没有意识到,依然沉浸在深深的罪感里不可自拔,别无奢求地等候审判的到来。这时,耶稣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这话是提醒她抬起头来,亲眼看到审判者已经离去,进而让她理解到,那些人没有资格审判她。因此,耶稣接着又问她:“没有人定你的罪吗?”这是一个问题,更是一个让她去确认的事实。辅导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辅导者把一个道理直接告诉当事人,当事人往往不能真正从中有所领悟;一个好的辅导者常常会用提问促使对方思考,从而获得启发。接下来,我们听到那位妇人对耶稣说:“主啊,没有。”此语一出,我心为之一振。我想,除了当事人,恐怕没有人能完全体会这话里所蕴含的情感。当我们想到文士、法利赛人给这个妇人造成了的损害,我们能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一种解放的意味,它透露出轻松、自由、安全、感恩、爱与被爱,而这些都是无以言表的,当事人只能用一句最简短的话来表达:“主啊,没有。”
接着,耶稣对妇人说:“我也不定你的罪”。这话里透露了福音的本质,是主耶稣在向这位卑微的、被文士和法利赛人定罪的妇人宣告“释放”,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得救”。这话让我们听到来自圣经的回音:“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或作‘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报告耶和华的恩年”。
      “我也不定你的罪”,这话具有丰富的辅导意义。当事人是一个从事被人看不起的职业的女性,但耶稣对她却表现出充分的尊重与接纳。我们曾接受的教育告诉我们,一个人行为端庄,对社会有贡献,才值得被尊重。但是,从耶稣的辅导里,我们对尊重有了新的理解:耶稣尊重那个妇人,不是因为她行为端庄,也不是因为她有什么功绩。耶稣尊重她,最根本的理由是:她是一个人,是人类肢体的一部分,她的内部有上帝的形像。而这是人当受尊重的基础,它不是任何社会价值条件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也不是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审判可以摧毁殆尽的。
      “我也不定你的罪”,这话还反映了辅导的一个本质:替当事人撕标签。定罪本身就是负面评价,我们把这称为贴负面标签的行为,它会损害人的自我概念;而辅导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提升当事人的自我形像,其中有一个方式,就是替当事人撕掉身上的负面签标。当耶稣进行辅导的时候,文士和法利赛人一个一个走掉了。这给我们的辅导带来的一个重要启示是,那些前来向我们求助的人,往往在生活中有许多被定罪、被贴负面标签的经验,受到这些经验的贬损,他们的自我形像变得很低;甚至,那些给他们定罪的人,现在依然在他们的头脑里对他们说话,控制着他们的心思意念和言行举止。我们的辅导就包含这样一个过程:让那些给他们定罪的人“一个一个的走出去了”,让当事人真正的自我能够充满地活出来。
      “我也不定你的罪”,这让我们看到一个真诚、自然的辅导者,跟带着面具的文士和法利赛人形成鲜明对照。纪伯伦曾经说过一句话:创造众人的泥土,也是创造我的泥土。在“泥土”的意义上,法利赛人跟那个犯了“罪”的女性是一样的。耶稣所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提醒文士和法利赛人的正是这一点。同样,我们这些辅导者,也不是高高在上的,我们跟那些前来求助的人也是同样的泥土所造,同样存在着犯错误的可能性。我们没有权利审判,也没有权利定罪,连耶稣,这位最有权利审判的人都说“我也不定你的罪”,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审判人、定人的罪呢?作为一个辅导者,我们需要做到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放下我们手中的石头,放下心中的石头。
      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接着我们看到,当事人被释放了,她的真我出现了,她在生活中自己去做出选择,而不是被强求,她选择跟耶稣建立更好的关系,活出真实而独特的自己。这样一个“罪人”,一个普通的人,她的生命在后来发生了更新,关于她的生活经历,在福音书中还有新的记载。
      耶稣的辅导到这里就基本结束了,通过这个辅导过程,我们可以更好的理解罗杰斯相关辅导理念。在罗杰斯看来,一场辅导要达到医治的效果,关键在于辅导者创造一种孕育和促进的氛围,而创造这种氛围的材料就是:尊重、接纳、倾听、同理等,这一切都反映在耶稣对待那位犯了错误的妇人身上。甚至,针对文士和法利赛人的行为,耶稣也没有严加指责,而是营造着一种氛围,让人们的内心去经历一个过程。耶稣蹲在地上用手指画字,他显然是在创造一种条件,希望孕育出什么来。当时机成熟了,耶稣站起身来,说出最简练的话语,这话语就进入人的内心,在那里发生奇妙的功效。整个辅导的过程如此流畅、自然,就像一首诗所描绘的那样:“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