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好文好书鉴赏
天使与魔鬼的变脸
 
案例:男朋友为什么都跑了?
当事人是一位年轻的女性,经历了三场以上的恋爱,每次恋爱都抱有一个很明确的目的,就是结婚。但每次到了要举办婚礼的时候,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方突然消失了。
 
这样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发生,当事人为之痛苦不堪,又惶惑不解。她最后决定寻求心理咨询,是想弄明白事情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几场面谈之后,我有了这样的感慨:原生家庭里的一些因素对一个人影响如此之深,简直有一种命运般的掌控力,会从内到外消解一个人的更新和再生能力。如果没有一种外力的干预,当事人可能一生都在重复某种无意识的行为。
 
因此,心理咨询或治疗不仅是考察当事人的行为本身,还要带她走回早年的生命经验,走到潜意识的深处,让她觉察自己行为背后真正的根源和动机。人的问题在于,只看到行动,却不知道行为背后的根源与动机,因此,人活在表面,在各种形式里痛苦和挣扎。生活在表面的人,被命运的力量驱动着,在生活中随波逐流,自己不明不白,也无法选择。这便是耶稣所说的: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直面心理学强调:走到深处去,从深处走出来。
 
行为及其动机
 
面谈过程中,每每看到当事人的行为,我都会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回答说:“都是为了他好。”
这里的“他”,当然是她的男朋友。这话我已经习以为常。许多父母也这样说,“我所做的,都是为了他好”。这里的“他”,就是他们的孩子。几乎所有只看行为却不谙动机的人都会大量使用这个理由——“为了你好!”夫妻之间这样说,父母对孩子这样说,政府对民众这样说,还有其他许多样式的关系,一方对另一方都是这样说:“为了你好!”
但是,走到更深的层面去细究一番,发现不是这样。人的行为常常是为了满足自己,而不大是为了别人好。如果知道这一点,还不会导致损伤;如果不知道,又一再强求这一点,就会伤人伤己。一个盲目的人不会真的去爱,当她自以为在爱的时候,她实际上在强迫,在伤害。
 
这位当事人的行为本质就是这样,她以为自己在爱,却不知道她用“爱”给对方造成了损害。对方跑掉了,她很痛苦,而且委屈,自己受了伤,却不明白。她以为自己在爱,甚至,爱得很多,比对方爱她更多,比周围的人更能爱。她说:“我男朋友对我的爱,不及我爱他的十分之一。”但是,结果却是,对方害怕这爱,逃离这爱。这爱,成了她男朋友欠她的债,一辈子也还不完的。这爱,成了她控制对方的资格,捆绑对方的绳索,让人挣不脱的。结果总是这样,每次都是到了举办婚礼的时候,男朋友落荒而逃,留下她独自哭泣,好委屈,受伤,好丢脸,面对亲朋好友,她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面谈中我突然想到一段话,摘录下来给她读:
“我若能说万国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念,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赈济穷人,又舍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当事人不懂。其实她是懂的。因此她说:“即使我做得过份,他也应该体谅,因为我这样做是为了他好。这就是爱啊。”
我问:“对方怎么想?”
 
她说:“我男朋友对我说,求你不要为了我好,你为了你自己好一点吧。你不要这样受罪,也不要这样让我受罪。饶了我吧。我不要你这样对我好,我受不了你这样对我好。我欠你的。你对我好,我害怕。你一对我好,我怎么就觉得我要倒霉呢?你对我好,我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这话当事人听不明白。这就像我在咨询过程中接待的许多妈妈,她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们对孩子那么好,孩子却害怕妈妈,封闭自己,甚至放弃自己,巴不得死了才好。我们只能来了解一下行为背后的动机,也就是说,这“好”这“爱”背后有没有藏着什么东西让人害怕。不是葫芦让人害怕,而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让人害怕。我们假设孩子接受一次“好”与“爱”,就等于接受一次被利用,被控制,这“好”与“爱”就慢慢变得让人害怕了。我想问:我们做妻子或丈夫,做父亲或母亲,做教师,做商人,做官,为什么不能自然而然对人好?为什么要把“好”变成一个圈套呢?对于孩子来说,父母的好,父母的爱,如同空气与阳光,不需要用什么条件(如成绩好,乖)来交换的。如果一个孩子在家庭里经受了太多的威胁、利用、剥夺,他们就无法学会自然地爱,也不敢接受别人自然的爱。或者,他们会拼命去爱别人,讨好别人,却是出于害怕被抛弃,害怕被剥夺,或者只是为了补偿自己内心因为没有真正被爱留下的空缺。于是,在当事人跟男朋友的关系里就会出现这样一幕场景:她给男朋友送来一束花,男朋友就担心会窜出一条蛇。她捧花走来,男朋友撒腿逃去。
 
原生家庭的根源
 
据当事人讲述,她自幼被不断父母送给别人,送出去了,别人家不要了,又把她送回来。然后,父母又把她送到另一个人家。这样一家一家送,一家一家不要,她自己都不知道被转送了多少家。
 
我想知道,这样的经验对当事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这些经验会对她说些什么?一个人走到深处去听过去创伤的话语,是一件痛苦的事。直面往往伴随着眼泪和颤栗。她听到:你是不可爱的,没有价值的,没有人在乎你,如果你不乖,就不要你了……她看到了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没有自尊,没有自主,她的命运是被别人安排的,她像一个物品被人抛来抛去,她想找到自己的安身之所,一进入到关系就充满了恐惧,担心被抛弃,于是拼命要抓住对方,结果她吓跑了一个个男朋友,重复着一次次被抛弃的循环。她为父母做一切,为家人做一切,但她同时知道,在她有需要的时候,父母根本不会来帮忙,家人也不会在意。如果她过得很惨,父母(特别是母亲)会嘲笑她。
 
我问:“你一点不怨恨你的父母吗?”
 
她苦笑一声:“即使我死了,我的父母也不会在乎。但我就是忍不住要对别人好,对我男朋友好,对我父母好,对家里所有人好,为他们不管做什么,我都愿意。我把很多精力投到我男朋友认为不需要去做的事情上去。我对我的家人关注太多,用的精力太多,我总希望用我一个人的力量来改变整个家庭所有人的命运。我不想看到母亲伤心,不想看到他们过得不好。”
 
其实,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我知道,她内心里恐惧太深,是不敢表达恨的。
 
我问:“你为什么要为别人做那么多?为什么要大包大揽地爱别人呢?”
她说:“我也不知道。”
我在想,她这样爱着别人,那么这“爱”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呢?为了报复?为了让父母为他们过去做的事感到后悔,感到愧疚?为的是让父母看到她最有用,依赖她,离不开她?为了满足自己的“救世主”心态?为了补偿她内心里被爱的缺失?为了控制别人?
我又想,她在恋爱中用这样的方式“爱”她的男朋友。如果她以后做了母亲,她会怎样“爱”自己的孩子呢?她会不会把孩子当成自己去爱,以至于把自己当在孩子,把孩子当成自己,成了“共生体”,难解难分呢?那么,她的孩子怎么能够长成一个独立的个体呢?
 
我想到了更多:目前,当事人正在接受心理咨询训练,她想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可以设想到的是,如果她从事这项助人的工作,她面对的最大麻烦可能是“过度帮助”,这就是动机的问题。如果她不能充分觉察自己的助人动机,就很容易把别人当成自己去“爱”,很容易把“爱”变成一种控制,很容易用“爱”来证明自己了不起,从而满足自己的“救世主”心态。因为这背后的根源很深,便是她生命中最难以处理的部分。她所携带的原生家庭系统中的创伤与恐惧,是潜伏于深心的阴影,它们纠结在一起,会凝结成症状,甚至变成一个人的命运,让她无法摆脱,又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话说,在爱里没有恐惧。反过来说,在恐惧里难以长出真爱。心理辅导走到深处,就是帮助一个人了解行为背后的根源与动机。辅导是促成改变,改变可以在行为的层面发生,可以在知识的层面上发生,可以在思考的层面上发生,可以在情感的层面上发生,但最深的改变,却是从动机的层面上产生出来的。对于当事人来说,这路还很遥远。
 
你的爱给对方带来了什么?
我问:你怎样描述你跟男朋友的关系?
当事人说:我最初认识他的时候,他很吸引我,他开朗,乐观,幽默,同事们都喜欢跟他一起出差,跟他在一起,就像在阳光里。现在呢?他不愿出门了,呆在家里,缩在一个角落里,怕人来打扰他。我有时想,如果他没有认识我,这两年没有跟我相处,他会是怎样的?我希望他能够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我问:对于你和他的关系,以后会怎样?
她说:以后到底怎样,我看不到希望。
我问:如果有回头的机会,你会怎样跟他相处?
她答:我害怕一个人呆着,又害怕跟他在一起。
我问:为什么总是在举办婚礼的时候,亲朋好友都来了,却发生了变故——对方消失了?这种模式重复过几次之后,你怎么想?
她说:我可能从小怕受到伤害,我和任何人交往、相处,都会设置一个底线,在这个底线之上,我都会控制,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但超越了底线,我就控制不住,就会失控。也许是我太要控制,才会失控。
我问:你的意思是说,你在跟他的关系里设置了一个安全模式,最后发现,这个安全模式不起作用?
她说:是的,在其他关系上,我也设置这样的安全模式。我这个人很势利,我知道怎样讨人欢心,能够最快达到我的目的。但我又很敏感,总是受到伤害。可能是我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吧,哪怕是我不熟悉的人对我说什么,都会让我受到伤害。
 
她继续讲述:
 
自从接受辅导,我开始反思。我从前老公(其实是前男朋友)的角度来想我们之间的差异与冲突,以前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在哪里?我忽略了什么?以前,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但我难以按自己的想法去做。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他重视我。现在,我就不会跳起来跟他吵。我接受我跟他之间有差异,吵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以前,我对前男友常常这样:如果他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跑到城墙上,对他说:你不要过来,如果你过来,我就跳下去。
 
在我身边,有不少男性喜欢我,向我表白,因此,我总在恋爱。但是,每次一涉及结婚,他们就害怕,就一个个逃掉了。我在想,难道我只适合恋爱,却不能结婚?这是为什么啊?但是,我是想结婚的呀。我从一谈恋爱,就是要结婚的。我这种类型,就是要做贤妻良母的。但他们害怕。特别是我前老公,他绝对害怕。我们定于8月20号结婚,也是为了给我遭受的心理伤害举办一个婚礼。但在此之前,我们有两次大的争吵,他认为他把握不住我,我很容易失控,这让他害怕。他对我有这样的评价:你好的时候,就像天使一样;不好的时候,简直就是恶魔,让他晚上做恶梦。在生活中,前老公的朋友夸我好,他就对对方说:你只是看到好的一面。她身上不好的一面,只要接触一次,你就永远不敢也不想再接触了。
 
以前他这样说,我还不在意,我以为女孩子都是这样的。现在我知道,这是我性格中很大的毛病。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只看一点,不看长远。我想得很多、很细,在乎细节,把大的事情都忽略了。比如花钱,小钱我很计较,大钱我太随意。我的每一个男朋友都很难理解这一点,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记得有一个朋友说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想当然地认为是怎样,就是怎样。我活在自己的禁锢中。别人说什么,我从来都不去想,不去重视。后来出了事情,又在我眼里变得很严重,不知道怎样应对。前不久我还在对他说:“我爱你,你不爱我,你爱我不及于我爱你的十分之一。”现在我问自己:“我爱他吗?”离开他,我就想到他温馨的,让我迷恋的一面;一相处,我就会挑剔他的一切,对他什么都不满意。以前的我,跟男朋友闹得很厉害。我跑到他的办公室跟他吵,让他单位的同事都知道了,按他的话就是,传遍了他整个工作的环境。我还在他的办公楼上要跳楼自杀。他气得不得了,这给他造成很大的伤害。这事我家人也知道了,我家人还在这个事情上向他道过歉。我妈对我说:“虽然我没有文化,如果我是一个男人,有你这样一个老婆,我宁愿去死。”
 
现在想到这些,我已经记不得在办公室大吵大闹是为什么事了。以前让我都不想活的事,现在都想不起来了,说明也不是什么大事。
接下来发生的事,又让我前老公成了他同事们的笑料:我规定他每天晚上十点半必须到家,但那天晚上他一点才回来。他喝醉了,他的领导送他回家。他开了门,我看都没看,就把一个包砸过去了,正好砸到他领导头上。他领导后来对他说:“如果我有这样一个老婆,我想起来就会感觉很恐怖。”
 
熟悉我的人都说我只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从来不去想别人的感受。开心我就去做,不开心我死也不做。他迁就我,我就开心,他不迁就我,我就不开心;我不开心,就会让他也不开心。我姐打工,一直想买一双靴子,终于有一天花五百块钱买到了,高兴得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我听了之后很震惊,心里说:这种感觉,我一辈子都不会有。就算彩票中大奖,我也不会高兴地一晚上睡不着觉。以前追我的男人送我钻戒,我一点都不开心。我无所谓。其实我是比较贪婪,很难满足的。我有时表现得很开心,其实我并不真的开心。想起来,只有在恋爱之初的阶段,我会开心一些。那时我们两个不在一个城市,他总给我打电话。赶上我工作的时候,我对他说:我在忙。他就给我发个信息,说:我爱你。一天打三、四个小时的电话给我。我需要的是他的关心与在意。他没有事先告诉我,就在礼拜六或礼拜天从外地赶过来,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开心。他送我一束花,别人都羡慕我,我就开心。他从这么远来看我,我感到满足。我喜欢别人宠着我。我有缺点,他能宽容;我有优点,他认为是弥足珍贵的。
 
空缺与补偿
 
为什么一个人会忽略那么多,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却只会重视别人看重她,每时每刻都关心她呢?原因是过去的需要没有得到满足,反而遭受剥夺,在内心里造成了空缺,这空缺就会产生很强烈的动机,要求得到无限的补偿。当事人说:“小时候我得到的爱太少,我要得到爱。我男朋友说,再多的爱也无法填补的,你永远都会不满足。”
 
的确,那内心的空缺是在幼年时期形成的,它成了记忆深处一个永远无法填满的洞穴,不管她从男朋友那里得到多少的关爱与照料,都不能让她满足。这真是欲壑难填。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一个个不错的男人,不幸的是,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她又把他们一个一个赶走了。她却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觉得他们一次次抛弃了她。当事人说:“提到幼年,我做过一个梦,我又被抛弃了。一直到现在,我都不敢提这个梦。”
 
她继续讲述道:
我害怕被抛弃,想把他抓得紧紧的。我的心平静不下来,总感到恐慌。后来,我学佛了,反复念经,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一直都在恐慌里面。他一出差,我百分之九十会跟他闹,整夜整夜跟他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恐慌,莫名地恐慌。从小到现在,我一直都这样。我不敢一个人呆,一个人呆长了,我就会恐慌到极点,就会打电话,希望别人关心我。我总对他说:“你不爱我,不关心我,不在乎我,不关注我。”他说:“跟你在一起好累。”这话让我听来很寒心,他不止一次说:“我跟你在一起太累了。”他在办公室十分钟,我都会打电话问:“你到哪里去了?”他说:“你剥夺了我的自由。”又告诉我说:一个人男人最讨厌被一个女人盯着不放。他宁愿要一个优雅的、什么都不做的女人,也不想要一个为他做一切,又时时盯着他的女人。
 
“但是,”当事人继续说:“他们应该知道,我做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啊!他们应该宽容呀!再说,我也不是一个不反思的人。他们不应该看到我的弱点,就想不到我的好啊。他们不能包容一下我吗?我认为他们都是心眼很小的人。哪怕在嘴上,他们都不会给我一点安全感。我知道,他们厌弃我了。我小的时候,就认为自己是一个灾难,没有办法让别人好的。走到现在,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不配得到好的东西,不配得到这样的生活。但现在不同了,我开始学习心理学,我要向他们显示自己过得很好,并且我还能帮助他们。过去我还学过法律,从中学到了两点:第一,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第二,最大程度上保护自己,防备别人。”
我说:“在你在跟人的关系里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你是否知道自己可能失掉了什么?当你防备对方的时候,你会不会封闭了自己,以至于好的资源被隔绝了?在最开始的时候,我跟你一样,心里也有一个疑问:他们为什么一个个从你那里跑掉了?现在,我听你讲述,觉得你解答了我疑问,也解答了你自己的疑问。”
当事人说:“人爱天使,也会逃离魔鬼。”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