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关怀与辅导: 源自上帝的爱,医治心灵的苦;让人得自由,充分活出自己。关怀与辅导: 既是教牧的,又是专业的;既有助人的心,又有助人的能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好文好书鉴赏
【王学富】人生哪里能料到

人生哪里能料到

兼及与“直面-存在群”朋友谈论


/王学富

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人生哪里料得到,今天本来想在家写点东西,却只得到医院来看牙。

上次看这颗牙几乎是在一年前,医生交待要再来一次,我却一直拖,拖到现在,不得不来。

上午挂号排到最后一位,发现一年前给我看牙的医生已经转到外科去了。当下这位牙医建议我再挂号到牙体牙髓科去看。

到外面吃完中饭,回来排队挂号,然后坐在候诊室等待,孙闻陪着我。她下午还要去透析。等我看完牙,再送她去另一家医院,等她透析完,再接她回家。

人生不意之间就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身上的器官都在衰退,生命在朝退场的地方接近。现在,我得承受我的牙衰,孙闻得承受她的肾衰,就像当年弗洛伊德得承受他的口腔癌(拿弗洛伊德做个比方吧,大家都知道的)……每个人都得承受自己的那一份,不论它是什么。如果我们能够接受,那还好一些,如果不肯接受,就会承受多一层的痛苦——本来就免不了这一份自然的苦,还要多一份人为的苦——终究拗不过的。

许多人会问:“为什么?”其实是想说:“凭什么?”我这里回答一声:“因为我们是人啊。”在英文中,人被称为mortal,意思是:必将朽坏,终有一死。

坐在牙科候诊室,有许多人在等待。我的思维游离了,想到这个天荒地老的世界,许多人走来了,又走开了。我妈用比喻说,就像收割庄稼,一茬一茬的。我妈那一茬的许多人都已经被收割了,她与少数人留了下来。在生命田野里,风吹着她的生命,摇摇晃晃。就在昨天,我妈生了点病,感到无力。其实她也孤独。我就坐下来跟妈说说话,讲起从前的村庄,讲起过去的亲戚。她又说,一茬一茬的人都走了。

当人到了五十岁后,收割者挥镰的声音似乎临近了,可以听到了。

昨天晚上,随手翻开一本书来读,是余光中的一本散文集,其中讲到人害怕两样东西,一是老,一是死。在老与死之间,是人生无法顾全的遗憾。余光中说,假如我有九条命,可以分配给人生的不同方面,不留遗憾。但九条命哪里够呢?人生充满罅隙,有一百条命也不能活得全备无缺。这真是“此事古难全”啊!

但我们总要去应对这人生的有限性与不确定性,我要一次次来看牙,孙闻要一次次去透析,如同弗洛伊德做了十九次口腔癌手术,最终还是走了。

我们为此感到悲哀,那就悲哀着吧。人生哪能没有悲哀呢?没有悲哀的人生还是人生吗?

人生哪里料得到,本来以为只是来看牙,竟然坐在这里写出一段文字来。


 

编者按:王学富老师把这段文字发到“直面-存在QQ群”,有了群友的反应,以及群友(单字代表)与之(下称王老师,或简称樵)的对话(内容略有调整):

梅:好好好!

蓉:王老师态度好豁达。

鹏:我今天写了个“临近三十岁”,真是巧了。

妮:值得我们学习的人生观。

樵:人生的悲哀有时集中在牙齿上,牙医常常更知晓人生的真相。不管你用什么来装扮自己——地位,财富,学问,美貌……但牙医了解你的牙。你躺在椅子上让牙医看你的牙,无法优雅。在我想来,牙医有一种冷森森的幽默和黑洞洞的达观。当我牙疼,我更真实地存在着。

鹏:王老师 你对年轻的时候有遗憾吗?

樵:一路过来,处处遗憾。再过一遍,还是一样。

奕:疼痛让自己更存在。

鹏:有时候我在想,大家都有遗憾,心里会舒服一点,但是从未真正释然,好像注定有些东西是要去争取,而我没有努力过。就像电影 《匆匆那年》讲述的一样,似乎没努力过不能叫遗憾,叫后悔。

飞:听王老师唠唠这些关于生命的东西,感到一种强烈的沧桑感,隐隐地,又觉着那么一点点莫名的力量感,不好怎么形容此刻的感受。

琴:好像是,因为疼痛我们才真实地存在。以前我吃很多话梅,我妈说浮牙,我还没感觉。现在儿子买了话梅回来,我的牙竟然吃过后浮了。我疑惑地问儿子,你的牙浮吗?他说没有啊。也许生命就是这样传递的吧,用不同的方式——恨,爱,近,远,苦,痛——在存在,在告诉遇见的人,我来过,我将离开。即使带着深爱和不舍,也不得不告别。即使很想去挽留和陪伴,也不得不一点点走向远方。

奕:先看到王老师说牙疼即存在,还以为这是幽默,就发了个笑脸。没想到前面王老师的文章写的是关于牙痛与生命之沉重的感悟。非常抱歉没有尊重王老师及群友的情感。

樵:看到你发的笑脸,觉得挺好啊!

琴:是啊,为什么不可以笑呢?

奕:看到王老师的文章,内心涌起悲哀、忧伤和无助,感到笑的情绪来自自己的无知,且未能体谅到王老师和群友们的感情,因此很羞愧。

樵:嗯,笑笑它,它就退去了。

琴:快乐的人看不到沉重者的苦,沉重者看不到快乐者的轻盈。其实,两者何曾分开过。

樵:谢谢你,我们有了联结。牙疼让我脱离了忙碌,来跟各位联结一下。

奕:谢谢牙痛,牙痛让我们联结。

樵:你的幽默又来了,那就祝我牙疼吧。

蓉:不,我要祝自己牙疼。

樵:我们彼此祝愿吧,祝你牙疼!

梅:呵呵,好。

樵:因为牙疼了,我们就联结了

蓉:祝我们都牙疼。

樵:不牙疼,我们过得好飘离。

奕:我们一起在牙痛中感受存在和此刻的联结。

琴:祝我牙酸,祝你们牙疼。

樵:直面之歌:祝你牙疼!祝我牙疼,祝我们大家都牙疼。你牙痛,我牙痛,我们一起都牙痛。

微:疼痛着,俏皮着。

倩:我最近生病,可没这么超脱。

樵:开开玩笑,放松放松。

飞:套用一段王阳明的话:你的牙不疼时,牙与你心同归于寂,你的牙一疼,这种疼痛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牙原不在你心外。看,这是多强烈的联结!

樵:哇,竟然有这样的共鸣。

琴:说得好!

樵:意义疗法中有一种方法,叫反意向法,就是把我们的焦虑变成一种可笑的东西,然后嘲笑它。当你嘲笑它时,你就高于它。不然的话,你就在焦虑之下,就在焦虑之中。

琴:所有让我们疼的人,事,物,原来是在心内。嘲笑如此有力。

樵:当我们焦虑时,我们也可以嘲笑自己:看你板着面孔一副焦虑的样子啊,哈哈哈哈……

琴:哈哈…………我不太习惯,我总是太认真。

樵: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明白了。

飞:据说,某些国家将幽默感列为人格魅力指数的第一位,因为它没有脱离真实,并不荒诞,然而又有一种超越的力量感。让我们也既真实,又超越吧。

樵:我们中国人,常常有一颗幼弱的心,一张严肃的脸。这张文化的脸,遇到欢乐的事,遇到可爱的人,也是板着的,因为我们害怕……现在让我们来嘲笑一下自己吧。在我年轻时,曾是这样的状态,看到美丽的人,我脸上竟是厌恶的表情;遇到高兴的事,我脸上竟是痛苦的表情。倒错啊,要纠正过来都不容易。

亚:想起刀郎写的歌,“我的楼兰”,可惜被云朵给唱坏了。

琴:所以拼了命,要做真实的自己,自己不真实,什么都不在状态,不能自然。

樵:拼了命要做真实的自己,怎么可能自然呢?

琴:想要把我们刻画成什么样子的那些人啊!

樵:文化里有暗刀,阉割了我们的自然

琴:当我们有一天自然了,周围的人都会说好奇怪。然后,我们自己也觉得奇怪。

艺:哈哈!牙疼躺在那里没法优雅,还真是!

樵:你躺在那里,让人看透了你里面的秘密。

琴:看透又如何?人,哪有秘密?

樵:我们是“有牙”的存在,当牙齿坏了,就不再“优雅”。

琴:优雅如此重要?

樵:你认真了吧。

鹏:哈哈。

琴:我是说,有疼痛时,可以把优雅先放一边,可以痛得哇哇叫,可以回到小孩子。管它什么优雅,本都是平常人。

樵:为真实而战的斗士:有时很想骂人,但怕失了优雅。有时可以骂人,不怕失了优雅。

飞:生当作斗士。

樵:优雅不等于做假,我们也有优雅的需求,动物爱惜羽毛嘛。

艺:优雅是一种境界。

亚:优雅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东西。

莉:我可以暂且优雅,牙痛初愈。

飞:虽然我很想继续在这里联结,但是自然法则告诉我:该吃晚饭了。所以,我先下了,待会体验一下牙的感觉,它每餐都在帮我咬东西,可是我几乎从没认真关注过它的感受,汗。这是不是:一场牙疼引出的猛醒?

琴:直面需要更多的人,把直面心理,把这个存在模式坚持下去。如果直面有十个王老师这样的咨询师,如果这个群里都是直面的学生和传播者。那么直面可能走得更远,更好,也有更多的人知道,心理咨询是这样的,是值得信赖的。

樵:琴,直面的目标是越办越小,因此,我们现在真的越办越小了。

琴:会有办法的。调整一下目标,然后向着这个目标找办法。精分可以做到,直面-人本-存在没有理由做不到。

奕:没有理解,直面的目标是越办越小,这是什么意思?

樵:直面走路,脚步轻轻的。直面走在大街上,没有人认出它。直面在人群里,也不喧哗。

亚:直面自在着。

樵: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苏ICP号: 苏ICP备10224423号

技术支持: 南京搜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您是第   位访问此网站

南京酒店用品